缪尔尔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伞修】烟

#伞修的糖?

#不存在的……

#全文涉及cp:伞修,莫橙,魏果,秋X,(小心误入

如果十八岁那年的车祸没有带走苏沐秋,那后来的荣耀里该是一幅什么样的光景?叶修时常会想到这个不可能有答案的问题。

  

  叶修三十九岁了。

  5月29号这天一大早,就接到了苏沐橙打来的电话。

  “哥,生日快乐!”电话那头苏沐橙叫着,已经为人母的人了,在叶修跟前还跟个小丫头似的,吵吵嚷嚷的。

  “唔,快乐快乐。”咕噜咕噜吐掉最后一口漱口水,抹了把脸出来叶修回道。

  “晚上来我家吃饭吧,莫小宝说想你了呢。”

  隔着话筒也听得见那边有小孩子在大声喊舅舅,叶修笑了:“行吧,晚上过去。”

  又说了几句后这边刚挂了电话,手机还没来得及放下,又是“嗡嗡”的震动,是叶秋。

  “哥,今天回来吗?”同样今天过生日的叶秋打电话来询问,嗓音听起来有些沙哑。

  “回。你嗓子怎么了?”叶修问。

  “没事儿,有点儿感冒,吃着药呢。”叶秋解释,突然想起了什么,又说:“你过来的时候订个蛋糕吧,今年咱妈生日的时候还在医院呢,趁今天你也回来,让她高兴高兴。”

  叶修“恩恩”两声应了。

  

  自第一届世邀赛得冠回国,叶修接到了国家电竞总局的邀请,任国家队总教练。在所有人都以为这个妖孽可能真的要老死在荣耀联盟里的时候,叶修不无惋惜的跟来送聘任书的冯主席说了一句:“谢谢了。干不了。”

  理由是,他得回家。

  虽说是电子竞技项目的教练,也不可能是只在游戏中指导就可以工作的。国家电竞总局是有专门的工作地点的,位于S市。相应的,总教练也是有自己的办公室,需要每天上班下班,只是工作时间没有那么严苛。

  叶修家在B市,作为荣耀联盟主席,在第十赛季叶修叶秋的这一番折腾以后,对叶修的经历多多少少知道一些。

  当初叶修退役,为了他能出任国家队领队,冯宪君跟叶老爷子有过联系,为国争光这话成功让老爷子把儿子轰出来。可如今国家队夺冠,任务圆满完成,再强留人阻拦他们家人团聚……冯宪君也是不好意思再去劳动叶老爷子了。

  于是,叶修在继第八赛季突然退役、第十赛季杀出来夺冠后悄然退役、带领国家队出国风光一圈后,又一次没声没息的消失在了众人视野里。

  一消失就是十年。

  开始还总疑神没几天这货可能就不知道从哪儿蹦出来给职业圈添添堵的诸多大神如今也早都退役的退役,没落的没落,职业圈也早已不是早些年的光景,现在职业选手的老群里年纪最小的几位叫叶修魏琛这些开荒时代的老选手们一声叔都真不为过。

  “哎——长江后浪推前浪啊!”叶修冷不丁想到昨天在游戏里耳机那头魏琛和自己说到蓝雨季后赛卢瀚文单人赛败给义斩新晋王牌选手赵晋炎的比赛时,此时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大叔的魏琛如是感叹道。

  当年回家之后叶修联系了莫强,家里公司的事务他不了解,他也不打算离开游戏,网游工作室是个不错的选择。不过后来魏琛的加入倒是他没想到的。

  “老叶,你那工作室考不考虑在H市开个分店?”魏琛QQ叶修的时候他正忙着给一个鬼剑士的号做神之领域的挑战任务,一个窗口抖动过来差点儿直接被boss一个大招秒了。

  叶修爆手速一个后跳操作挽救了一下鬼剑士岌岌可危的生命,磕了瓶药的同时QQ下线。

  “靠!”魏琛眼睁睁看着君莫笑的头像在收到消息后迅速灰了下去,“叶修你不是吧!”

  魏琛这边还没骂几句,又见这边叶修上线了。

  “以后没事儿别乱发抖动,死了损失你赔不赔啊?”叶修很快来消息,也算是解释了一下刚才下线的原因。

  “怎么?魏老板也想做这个?”又是一条消息。叶修是真的有点诧异,不说当初那一千八百万还剩多少,单是当年魏琛给兴欣物资和技术入股的每年分红,也足够他挥霍了,更别说他现在也算是兴欣半个老板。

  “咳,这不是那什么,老板娘管的严吗。”魏琛心虚的左右扭头看看,没见到陈果。

  “我们这是小本生意,一单百八十块的攒私房钱太委屈你了吧。”叶修笑。

  “够买烟就成,哎你说哪有戒烟一上来就直接掐了的,戒毒还给个缓冲期呢。”魏琛诉苦,附带三个憋屈的小表情。

  “你说我把聊天记录截屏给老板娘举报能有奖吗?”叶修摸出一根烟,点上。

  “艹!你要点脸行吗!”魏琛砸键盘。

  “跟你同流合污我可是要冒风险的。”叶修道。

  “帮你一年扫两次墓我还破财了呢!烟钱都没了以后这活我干不了了你换人吧。”魏琛耍赖,假装忘了当初应下这事儿时叶修是说要给他转钱来着,是他财大气粗一副这点钱你都要给朋友没得做了的模样才让叶修作罢。

  “……”叶修打字原话奉还:“你可要点脸吧。”

  和魏琛的聊天框停在最后商议好的工作室细节上,那边魏琛的头像已经灰了。叶修缓缓向后靠在椅背上,看着吐出的烟雾弥漫而上,继而消散。

  

  回家不是叶修为了推掉电竞局总教练职务的借口,他从世邀赛回国后连欢迎会都没参加,就回了B市。

  第十赛季退役回家前他是跟叶秋打了招呼的,但真没想着会有人来接机。十年时间把叶修从一个荣耀网游的新手变成了一个荣耀职业圈的顶尖大神,又怎么会不给其他人身上留下痕迹呢?

  叶修从没后悔过离家出走这件事。但如果能够重来,他觉得他可能会换一种不这么强硬的方式。

  不过叶修也没有在家里一直住下去,七年前叶秋结婚后他就搬了出来,一直一个人住着。

  他的个人问题家里一直催着,叶秋结婚前他跟叶秋总是互相挤兑着搪塞过叶妈妈的唠叨,说什么弟弟(哥哥)不结婚自己做哥哥(弟弟)的不好意思先找啊。直到叶秋咬着牙把都怀上几个月的弟妹领回家,先上车后补票的行为被叶修一通鄙视后,才意识到面对阶级敌人如今只剩自己孤军奋战了。

  于是果断从家里搬了出来。

      逃避可耻但有用啊!

  一个人的生活叶修很习惯,吃了一个月泡面快餐之后,自己摸索着学了几样简单的菜式,和外卖泡面就这么轮着来。单身大龄宅男的生活除了正常生理需求以外就剩下打游戏抽烟看比赛,偶尔下楼跑个步向左邻右舍表明一下自己还活着,不需要报警。

  找个知冷知热的人照顾自己他也不是完全没想过,不过每次一想到这儿他就觉得头疼需要抽根烟冷静一下。他的烟瘾越来越大,有时候打着游戏摸到空空的烟盒才发现烟灰缸里已经满是烟头。

  

  这天叶修提前跟莫强魏琛打过招呼,不用上游戏。

  他先是给沐橙常去的蛋糕店打电话订了一个蛋糕约了一会儿去取,点上一根烟,准备下楼吃点早餐。

  套上外套要出门时突然停住了。

  他似乎想起了什么,把刚点的烟捻灭在烟灰缸里。阖上刚拧开的门,转身进了卧室,在床边站定,从床头柜上拎起一个相框。

  照片存放的时间似乎太久了,白色的边缘都微微泛黄,照片上是一个少年,背景里是不大明亮的网吧,少年的双手还扶着鼠标和键盘,望向镜头的目光里盛的都是光芒,嘴角微扬,眉目间有几分苏沐橙的影子。

  隔着玻璃用手指蹭了蹭苏沐秋微凉的面容,叶修愣了一会儿,忽的撇了撇嘴,屈指一敲相框:“也不知道祝我生日快乐。”

  哥都三十九了,你还十八呢。

                                                                  BE.END.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