缪尔尔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伞修】烟(下)

#17年的最后一把刀

#怕虐的小可爱们慎点……

#虽然我是想在最后打上HE.END.的……

#但感觉会死的很惨哦´・ᴗ・`

#虽然写的是叶神生日,但其实今天是自己生日XD

#又老了一岁呢┐(´-`)┌

#涉及CP:伞修,莫橙,秋X (小心误入

      从苏沐橙家里出来的时候,莫凡送他到楼下。

  叶修在桌上喝了一杯浓度不高的红酒,脸色未变,莫凡也看不出来他是否受到了酒精的影响。

  “叶哥……”莫凡张口想说什么。

  “行了,回去吧,我溜达一会儿打车回去。”叶修朝后抬了抬手。

  “我把你送上车。”

  “没事儿,又不是小孩儿。”叶修有些无奈,摆了摆手示意莫凡赶紧上楼。

  “走吧。”莫凡坚持,迈开步往前走去。

  “啧……”

  两人走了一会儿,莫凡还是话不多,但跟叶修你一句我一句的也能聊聊。

  “小宝九月该上小学了吧?”叶修这一天在小孩儿面前都没掏烟,憋坏了,此时说着话一根烟已经熟练的叼到嘴边。

  莫凡应道:“嗯,沐橙想让他去B市二小。”

  “二小……”叶修想了想,“就在你们小区后面那个?”

  “对,沐橙说这儿离家近,方便照顾。”莫凡点头。

  叶修吐了口烟后说:“挺好的。”

  “叶哥你呢?”莫凡突然有点突兀的问。

  “我?”叶修一怔,忽的笑了:“哥三十年前就上小学了。”

  此时两人已经走到了小区大门外,路灯的光斜斜的打过来,昏黄之中叶修的笑容竟显得有点沧桑。

  莫凡面对他这不知道是认真还是玩笑的话明显有些无语,半晌不知道该怎么接。

  叶修站路边伸手拦了辆出租车,回身看莫凡还站在那儿,转身回来拍了拍莫凡的肩,无奈的笑:“行了,我也挺好,放心吧。”

  莫凡点头,站着看叶修坐上车渐渐驶远才回身往家走去。

  莫凡其实很担心叶修。

  在没有遇到沐橙和兴欣之前,莫凡正处在这种与现实生活脱轨的状态里,他看得清叶修此时的洒脱早已不同于十几年前,支撑叶修的东西已经荡然无存了,如今只剩下空空如也的驱壳。

  只是不知道什么才是叶修的救赎……

  荣耀……吗?

  

  

  

  很久没有这样一整天不碰游戏的待在外面,叶修却不想赶快回家。

  他让师傅把车停在了离家还有三条街的路口下了车,手揣在兜里一步一步往回走。

  这么些年过去,只长了年纪,酒量可真是一点没见长。叶修感到了那杯红酒的后劲开始渐渐蔓延,暗暗自嘲。

  又摸出一支烟点上,有人匆匆走过,就见昏暗的光线中一个红点在烟雾中明明灭灭。

  

  叶修想到了很多事情。

  中午到叶家的时候大门敞着,叶修拎着蛋糕进去的时候爸正陪着妈下楼梯,嘴里嘀嘀咕咕;叶秋怀里抱着小侄女叶宛窝在沙发上看动画片;厨房里飘出饭菜的香味,弟妹的声音从厨房传出来,叫着叶秋赶紧吃药别传染给小宛……

  吃完午饭叶修陪叶妈去附近公园晒了会儿太阳,叶妈一如往日的碎碎念着什么还一个人也不成家一身烟味儿没人管着就死命糟践身体老大不小了以后可怎么办……叶修一一都点头应着,一个保证接一个保证,哄着叶妈妈放宽心。
  
    到沐橙家的时候天都擦黑了,莫小宝跑来给他开门,扑上来舅舅舅舅的叫个不停。

  沐橙站一边笑,这些年她真是一点儿没变过,跟莫凡结婚的时候他亲手把沐橙交到莫凡手里的日子好像还是昨天呢。

  

  叶修晃晃头,一杯酒而已,怎么脑子都开始乱了。

  这样想着,他却控制不了自己眼前蹦出一帧帧过去。

  这是第十赛季夺冠。

  这是第八赛季刚到兴欣。

  这是第七赛季和黄少天单人赛对决。

  第五赛季嘉世败在总决赛。

  第四赛季沐橙的第一场正式比赛。

  第三赛季缔造了嘉世三连冠。

  第一赛季后第一次默默走出比赛台。

  还有……

  还有第一区开荒时的大漠孤烟和气冲云水,和一个叫秋木苏的神枪手。

  还有千机伞图纸的每一次失败,和却邪的每一分神采。

  还有那天刺眼的阳光,和,不会再回家的少年。

  还有荣耀的最初,和苏沐秋。

  荣耀的最初,是苏沐秋。

  

  光?

  真刺眼啊。

  砰!

  叶修突然觉得所有的东西都在飞快的回溯,回到了那天午后。

      他拿着陶轩新买的数码相机,摆弄了半晌摸透了用法,抬头就看见斜对面的苏沐秋,眼里映着电脑屏幕的幽光。

  “嘿!”他听见自己叫道。

  苏沐秋转头看过来的一瞬间,他觉得自己仿佛按下了快门,又好像什么也没做。

  怎么就,不多拍几张呢?

  以后就,没得拍了啊。

  

  光芒湮没,他闻见未燃尽的烟,他听见自己说:

  ……南山。

  

                                                                  END.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