缪尔尔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邱叶】哭给你听(12)

原作:全职高手

CP:主邱叶

预警:原著向,有私设,作者是个坑

———————————————————

#新年快乐~

#新年第一更没有糖(。•́︿•̀。)

#为了表达出我拖更的歉意,你们说是今天双更呢还是番外发辆车呢_(:з」∠)_

————————————————————


   邱非走后,叶修看了眼挂钟,距离下班还有半个钟头。


    平日里卡点上班日常早退的叶大教练今天不知怎么的竟然没有厚着脸皮利落的早退跑去吃饭,反而从抽屉里随便摸出了一张账号卡用办公室的电脑登陆了荣耀。


    登了游戏一看账号,竟是前些日子他闲来无事在新区开荒时练的神枪手“秦栈蜀城”。


    也正是邱非找上门来时他所用的号,自从开始给邱非他们陪练,这个号上的就越来越少了。


    后来青训营成立忙了以后,更是完全被忘在了抽屉里,所以此时竟然还只是可怜巴巴的五十八级,一身紫装套。


    此时上线角色手上也没什么必刷的任务,叶修干脆就直接把角色开去了竞技场,准备提前开刷进神之领域的JJC任务。


    一连三把刷过去,悠悠哉哉的花了不长不短的五分钟。


    叶修单击鼠标随机匹配了第四场,等到进场看清的对面的角色,终于,叶修的表面悠哉都碎在了脱口而出里一句轻骂里。


    “靠……”


    荣耀女神您老耍我呢吧。


    一连四把了,秦栈蜀城对上了今天的第四个战斗法师。


    其实任何角色任何职业都不该引起叶修这样的前职业选手如此大的反应,哪怕此时系统给他随机匹配出的是霸图韩文清的大漠孤烟叶修也不会比此时更失态了。


    在叶修最如日中天的时期,JJC随机匹配连着十余把都是战法的情况真是再平常不过的,练了不知道多少个小号的叶修曾经闲来无聊还数过他自己碰见过的最高记录是二十六个。


    连着二十六个随机匹配的战斗法师对手。


    这才不过是四个。


  叶修内心唾弃了自己一把。怎么上了年纪一惊一乍这种废物属性点还提高了呢。


    心说着,屏幕上已是各种战斗光效闪现。


    第四场花了一分半钟。


    第五场,继续。


    战斗法师,小萝卜吃兔兔。


    ……


    叶修飞快地解决了眼前的倒霉玩家,这次只用了40秒。


    却没再点继续,退了房间直接打开了竞技场设置面板,认真的查看是不是荣耀什么时候更新出了随机匹配可选职业的鸡肋功能,而自己又不巧的设置了只能匹配战法什么的。


    结果当然是没有的。


    叶修自然也是明白的,荣耀每一次细节更新他都会认真的了解研究其中战斗可利用的变动,连曾经只针对女玩家的内搭短裤被改长了三公分这种官方不曾公开的细微修改叶修都从帖子里扒到过。


    ……


    自己这是干什么呢?


    忽的停了手上的动作,叶修推开鼠标键盘,叹了口气,放松身体重重向后倒在座椅靠背上。


    大概是最近几个月跟邱非打的一对一太多了,此时竟然只要是个战法轻轻巧巧的往对面一站,叶修都觉得屏幕那头坐着的人是邱非。


    邱非。


    邱非。


    叶修知道自己不应该老琢磨这两天的事儿,邱非都已经撑着面子来道歉了,这事儿就该翻篇儿了。


    可是十八岁的小孩儿能藏住什么东西?


    一旦开始往这个方向去想,以往邱非对他的依赖和关注,昨晚错乱时的呢喃,解释时欲盖弥彰的前言后语……


    还有看着自己的时候眼里藏不住的光芒……


    邱非的解释和道歉在叶修眼里不过是慌乱的掩饰和胆怯,只能让他更加肯定了邱非是真的……


    哎。


    叶修磕出一根烟,衔上半天也没摸着打火机,最后终于想起来是掉在门口了。


    诸事不顺。


    叶修觉得自己回头该托王杰希给自己捎一本老黄历了。


    JJC叶修也没心情再打,退了账号就起身准备给自己提前下班。


    而在门口角角落落里都没找到沐橙送的那个漂亮的打火机之后,叶修想着还是今晚就给王大眼打个电话吧。




  


  


  


    叶修第二天还是卡着点进了训练室。


    人已经来的差不多了,都在自己的电脑前坐着。


    休整了一天,嘉世大部分人看起来精神都好了许多,唯独闻理白胜先俩人还是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哈欠一个接一个的打。


    叶修走过去,这才看清闻理旁边邱非的位置上是空的。


    邱非没来。


    叶修用随手卷在手里的电子竞技周报在闻理脑袋上敲了一下,问:“怎么回事儿?”


    闻理被敲的一个激灵,立时清醒了不少。


    “叶哥,队长病了,我们昨天照顾他大半个晚上呢。”闻理抓了抓脑袋委屈道。


    叶修的问题模棱两可,闻理倒是一次性都回答清了。


    “病了?”


    “是啊,队长没给你打电话请假吗?”闻理疑惑。


    叶修摇头:“他怎么了?”


    “发烧。”闻理说。


    “胃病。”白胜先插嘴。


    “嗯,发烧比较严重。昨晚上我跟老白去队长屋里叫他吃饭,结果门没锁,队长就躺床上窝的跟个虾米似的。叫了半天才醒。”


    “一摸头热的都能煮鸡蛋了,他还死活不乐意去医务室。”白胜先撇嘴。


    “我们没办法,就去给他买了点退烧药和胃药。拿被子给他捂捂汗,折腾了大半夜,看着他烧退了以后才走的。”


    “他说自己会给你打电话请假,估计是睡太沉了……”闻理嘀咕。


    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叶修也听明白了。


    “你们练着,我去看看。”交待了几句后叶修就转头去了邱非宿舍。


    一路上叶修想着邱非不至于是因为这两天的事而病倒的吧,又觉得这两者不可能毫无关系。


    叶修心中莫名生出点儿火气。


    这点无名火在看到邱非苍白着一张脸闭眼蜷缩在被子里的时候达到了顶点。


    叶修到门外给电竞局医务室打了个电话。


    挂了电话回来,叶修探手摸了摸邱非的额头,摸回了一手冰凉的汗,心下稍定。


    能出汗就还好。


    邱非也在叶修这不怎么温柔的一探手之下不得不醒了。


    其实邱非早就醒了,胃疼的撑不住,不久前就着床头放凉的开水吞了两片胃药,叶修进来的时候他正按着胃闭着眼忍痛。


    听脚步声他就知道是谁来了,这才想起来还没给叶修请假。


  可邱非却不想睁眼,索性闭着眼装死。


    不成想叶修丝毫没点要照顾病号的意思,放在他额头的手温暖又无情,重重摸了一把后就迅速抽离。


    邱非装不下去了,无奈睁眼。


    张了张嘴,想要说话,却被叶修挥手打断。


    叶修指了指床头刚倒好的热水:“你先喝点水,一会儿有医生过来。”


    邱非一愣,叶修神色如常,平平淡淡,语气里却藏着邱非很久未见的脾气。


    邱非记忆中叶修从不发火,身为嘉世队长,表达不满最拿手的方式就是不咸不淡的嘲讽,几句话就能把人怄到吐血。


    对邱非曾有过为数不多的几次正儿八经的说教时,就是这样,一副和平日里并无二致的模样,语气却显露出三分强硬。


    感觉到不对劲的邱非听话地闭上了嘴,撑起身去拿杯子,心里暗自琢磨着叶修这股火气的来由。


    一杯水邱非还没喝上几口,医生就到了。


    来的是医务室主管刘妍,三十多岁的女人,正是母性泛滥的年龄,看着邱非苍白着一张俊俏的小脸窝在被子里,立刻心疼的不行。


    “你们至于吗啊,好好的孩子你看给折腾成什么样了呀。打游戏也要顾好身体的好伐。”一边给邱非扎针打吊瓶,刘妍一边絮絮叨叨的数落她眼中最该负责的叶修。


    叶修就靠在一边的柜子边儿上任刘妍说着,也不搭腔。


    “人家爸妈把人家孩子送过来,你这个教练就不能多上点心哦?累瘦了不要紧,饿坏了看你上哪赔人家去!”刘妍这是把邱非当成青训营的学员了。


    说着她已经麻利的把吊瓶的滴速调好,话锋又转向邱非:“不好好吃饭,你当年轻就能瞎造是不是?我跟你讲哦,你这个胃病已经落下病根了,以后要是再这么折腾哦后果严重的很。”


    邱非看着刘妍一指头都快戳他脑门子上了,飞快点头。


    刘妍给邱非开完药,叶修送她出门。


    “他的胃病很严重?”出了门后叶修问。


    “不轻哦。他的胃病是家族型的,非遗传,但跟家里饮食史相关,从小就会比一般人更容易得胃病。”刘妍说。


    叶修点点头:“今天谢了。”


    刘妍摆摆手:“你回去好好叮嘱叮嘱这孩子哦,起码一天没吃饭了,打游戏也不该这么拼命吧。”


    “……行。”叶修顿了一下应道。


    送走了刘妍,叶修估计了下吊瓶换药的时间,拐弯去了食堂。


    刘妍那句一天没吃饭说的随意,听者却无法随意置之。


    刘妍不知道,可是他清楚的很,如果刘妍说的没错,那这小子的上一顿饭……也只是灌了一肚子的酒。


    叶修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心中隐隐的郁躁,掺着怒气,滋生出一种难言的情绪。


评论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