缪尔尔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邱叶】哭给你听(13)

原作:全职高手

CP:主邱叶

预警:原著向,有私设,作者是个坑

——————————————————

#我选择双更∠( ᐛ 」∠)_

———————————————————


  叶修回来的时候,第一瓶药水刚好下完,邱非正考虑着该怎么单手换吊瓶,就见叶修挟着一身浓重的烟味儿进了门。

  

  把手上拎着的饭盒放在柜子上,叶修走过来看了看吊瓶,伸手从邱非手里拿过另一瓶药水,换上了。

  

  “药快下完了不知道给我打电话?”叶修看了邱非一眼。

  

  “我以为你回训练营了……我自己行的……”邱非语气无辜。

  

  他真的以为叶修已经回训练营了。发烧而已,打针吃药睡一觉就能熬过去的事儿,他早就不会还像小孩子一样期许什么额外的关心。

  

  何况两人之间关系此时还微微尴尬。

  

  “看出来你行了。”叶修一脸认同的点了点头,“怎么着,您老人家这再练几天辟谷就该准备准备位列仙班了吧?”

  

  邱非被噎了一下,有点心虚地低头避开了叶修的目光。

  

  “你可以啊邱非,多大点儿事就把自己折腾成这样,你今年多大了?邱三岁?”

  

  叶修本不想对着病号发火,可看着一直总是精神朗利的邱非现在那种蔫了吧唧的样子,就忍不住想骂人。

  

  “糟践自己要是能解决问题,那谁也绝对不拦你,可是能吗?”

  

  “叶哥……”邱非低低地叫了一声叶修。

  

  “屁大点儿事都这样了,你还敢放话担起一个战队的责任?还没怎么……”

  

  “叶哥!”邱非提高音量喊道。

  

  声音沙哑的不像样。

  

  叶修的数落被打断,一句话憋回了一半,一脸不虞地停下来看着邱非。

  

  可邱非喊出了这声后就没了声音,低着脑袋。

  

  过了好半天,才微微抬头看了眼叶修。

  

  就这一眼,彻底把叶修看哑火了。

  

  邱非一双眼睛通红,蓄着亮晶晶的东西。

  

  就见邱非努力瞪大眼睛,看着叶修,视线里几乎透出些凶狠的意味。

  

  叶修心头一阵发麻,果然下一秒,就看见两行眼泪唰的落下。

  

  尽管邱非迅速低头抹了把脸,叶修此时也再说不出一句重话了。

  

  叶修长这么大,最见不得的东西之一就眼泪。

  

  这么些年沐橙每次掉眼泪都是他最无可奈何的时候,怼人他擅长,让他哄人简直能要他的老命。

  

  邱非抹了把脸以后估计也觉得掉眼泪丢人,一声不吭的曲起腿把半个脸埋在被子里装鹌鹑,眼眶还红着,半垂着眼神,也不看叶修。

  

  叶修见邱非这幅样子,心里有点打鼓,开始琢磨自己是不是话说的太重了。

  

  自己眼里的这“屁大点儿事”,对邱非来说……还真就不是小事儿。

  

  这得算得上是失恋了吧?

  

  脑子里蹦出失恋这个词儿,叶修莫名觉得有点臊的慌,邱非和自己还有失恋联系到一块儿,真是……怪。

  

  叶修晃了晃头。

  

  邱非说到底也只不过是个刚成年的孩子,喜欢男人且不说,喜欢的还是自己的前辈兼师父,酒后吐真言是个意外,他哪里会做好了面对这一切被剖开示人的准备呢?

  

  叶修又是暗自叹了口气。

  

  原本的无名业火早就被邱非那两滴泪给浇了个彻底,现在想通了其中的原委,叶修又开始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不管吧,心疼。

  

  管吧,啧,蛋疼。

  

  可是不论以后怎么样,此时叶修肯定不可能一走了之的。

  

  “咳,行了,先吃点东西吧。”叶修看邱非那要把被子上盯出个窟窿的架势,只得先开口服了个软。

  

  叶修买的是皮蛋瘦肉粥,也没考虑什么忌口不忌口的,就觉得白粥没什么味道不好喝。此时放了一会儿,温度倒是正好。

  

  邱非的情绪这会儿已经缓过来大半,看着叶修倒好了粥,接勺子的时候,还道了声谢。

  

  屋里没有椅子,叶修干脆就坐在了床边,邱非用没扎针的手一口一口的喝粥,叶修就半仰个头盯着吊瓶里一个接一个浮泡泡。

  

  烟盒和楼下小超市两块钱一个的打火机在叶修手里打着转。

  

  邱非一边喝粥一边不怎么光明正大的看了叶修半天,终于忍不住开口:“叶哥,你想抽就抽呗,我没事儿。”

  

  “嗯?”叶修回过神,反应了一下才知道邱非说的是烟。

  

  叶修晃了晃手里的烟盒:“没了。”

  

  邱非:“……”

  

  叶修还真没想着照顾病号,只是刚才在外面把烟抽了个干净,这会儿只能摆弄着空盒子打发时间。

  

  结果倒是被邱非误会了。

  

  “叶哥你抽烟多久了?”邱非也不觉得尴尬,继续就着抽烟的话题跟叶修搭话。

  

  “十几年了吧,十六岁那会儿学会的。”叶修说。

  

  “没试过戒?”邱非咬着勺子含糊的问。

  

  “没。开始没瘾,十八以后……有瘾了,也不想戒了。”叶修笑了笑,“熬夜玩荣耀的时候来一根挺提神的。”

  

  看邱非眨巴着眼,叶修斜睨了他一眼:“怎么?还想试试?”

  

  “有点儿。”邱非笑笑。

  

  “你还是算了。”叶修摇摇头,“身上有一个地方不靠谱就足够了,就别祸害你的肺了。”

  

  “……我的胃,是老毛病了,不用太在意。”邱非说。

  

  “老毛病?”叶修侧目。

  

  “你才多大就有老毛病了。你去别的地方我不管,在我这儿这两个月,一天三顿饭,哪顿都不能少。”叶修说。

  

  邱非定定地看着叶修。

  

  “吃完了就再睡会儿,我给你拔了针再走。”叶修似是没看见邱非灼灼的目光,起身收拾了粥碗说道。

  

  邱非的胃已经不怎么疼了,喝完了一碗温热的粥,舒服了很多。

  

  躺回床上,叶修离自己只有不足两米的距离,邱非却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难以平静,反而十分心安,不一会儿竟然真的睡着了。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邱非的手正被握在一只温热的手中。

  

  针已经被拔掉了,那人正帮他隔着消毒棉按着针眼。

  

  邱非没有睁眼,却忽的使力握住了这只手,心跳加速。

  

  “咦?队长你醒了?”

  

  是白胜先的声音。

  

  邱非立刻睁开了眼,正对上闻理和白胜先两人的有些惊喜的目光。

  

  邱非飞快松开了白胜先的手,坐起身。

  

  环视了一下房间,叶修不在。

  

  “队长,感觉好点儿了吗?”莫名其妙被队长抓了手的白胜先一点儿也没多想,挺关切的问。

  

  “嗯,好多了。”邱非心里有点失落。

  

  “我们给你买了饭,你要不要吃点儿。”闻理举着手里的饭盒晃晃。

  

  邱非一看表,才发现已经快12点了。

  

  “放这儿吧,我一会儿就吃。”邱非接过饭盒放到床头,“你们两个……什么时候过来的?不用训练吗?”

  

  “叶哥刚走,是他打电话叫我们过来的。”闻理说。

  

  “我们也就刚到,听说是青训营那边儿出了点事,叶哥等到我们过来才急匆匆地走了。”白胜先说。

  

  邱非闻言点了点头。

  

  “嗯谢了。我没事儿了,你们回去休息吧。”邱非说着,掀被子准备起身。

  

  可闻理和白胜先俩人却没动。

  

  邱非疑惑的看了两人一眼,就见闻理有点纠结的抓了抓脑袋。

  

  “还有事?”邱非问。

  

  “队长,叶哥说……让我们看着你吃完饭再走,否则就不给我俩批下午的假。”闻理有些无奈的摊了个手。

  

  “……”

  

  邱非无语,却忽的又有点想笑,低着头摸了下后脑勺,就伸手拿过了饭盒。是他最喜欢吃的鱼香肉丝盖饭。

  

  往嘴里扒饭的时候邱非想,病这么一次也不亏。

  


评论(11)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