缪尔尔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罗懂】海(百粉福利)

原作:红海行动

CP:罗懂

预警:单向暗恋预警,刀子预警

————————————————————

#想认真写个百粉福利,不料写成了一把刀

#_(´ཀ`」 ∠)__

—————————————————————————

“你好!我是新来的观察员,我叫李懂。”

直到今天罗星还能清晰的回忆起第一次见到李懂的那天,乌云密布的海空。

下午两点半,卫星监测橙色天气预警,即将有大暴雨降临。命令一层层下达,海防部门紧张有序的准备着。

罗星手揣在裤兜里站在宿舍走廊尽头的窗户边儿上,这里的视野正好能望见翻涌无际的海平面。

平日里没有任务和训练的时候,他偶尔会过来这里。

来到这里两年多了,罗星见过大海的许多模样——一望无际平静和缓、阳光明丽风浪翻涌、夜色沉沉静谧无垠、狂风骤雨大浪滔天——无一不让他心驰神往。

海洋宽广,却不似天空般遥远飘渺;海洋神秘,却从不吝啬向他们敞开怀抱。

罗星深爱着这片海。

尽管属于他的海上,总是遍布硝烟和别离。

七天前,与他搭档了两年的观察员赵明凯在海上执行任务时被一颗口径7.62的MG3机枪子弹命中左胸,凌晨4点05分,抢救无效,牺牲。

上午蛟龙内部为他举办了一场简单的葬礼,下午将有三名士官护送他的骨灰回家。

现在大概是已经出发了吧。

“嗡——”

罗星口袋里的手机忽的震动了几下。

“新的观察员到了,我这儿走不开,你去接。北门,速度。”是队长杨锐发来的信息。

缓缓舒了口气,把心底儿那些郁结压了下去。

罗星大步转身下楼,楼下腥咸的海风刮得猛烈,呼呼灌满了他的迷彩作训服。

罗星迎着风跑了起来。

罗星到北门岗哨的时候,军车刚好抵达。

副驾车门被打开,一个理着三毫米板寸的小伙子拎着行李包跳了下来。反手合上车门,还没忘扒着车窗给司机道声谢。

小伙子拎着包,一回身就看见了站得不远的罗星。

连忙把拿在手里的帽子扣回到头上,有点不太好意思的笑笑,走上前来。

在距离罗星两步远的地方站定,背包顺势放在脚边,脚后跟一并,身板拔得像棵笔直的白杨树,抬手一个标准的敬礼——

“海军70445师1营3连、李懂、报道!”

罗星看着眼前这张年轻的脸几不可见地皱了下眉,起手却也是利落的一个敬礼。

“蛟龙一队狙击手,罗星。”

“你好!我是新来的观察员,我叫李懂。”礼毕,李懂有些拘谨地复又伸出手,介绍了一遍自己。

“欢迎!”

握上这只手的瞬间,罗星更加清晰的感受到了这是一个多么稚嫩的年轻人。

尽管他也不过大了李懂几岁。但他还是愿意用稚嫩这个词。

尽管能来蛟龙,已经证明了李懂的实力,可没经历过真正的硝烟与热血的战士,远不足以称之为成熟。

而无知无畏,将是他们最强的武器,也将是最大的弱点。

甩了下脑袋清除掉这无用的杂念,罗星冲着李懂咧了咧嘴,拎起他脚边的包:“哈,都是战友,你紧张什么?走了!我带你去宿舍。”

“嗯!”李懂有些腼腆地笑了笑,大步跟上。

年轻也好,稚嫩也罢,罗星想。

只要是我的战友,我就一定会保护他,直到他有独当一面的底气。

他真的,太怕再失去了。

后来,事情的走向却意外偏离了罗星的掌控。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是李懂第一次在他面前受伤?还是第一次打靶射击拿了满10环时那张脸上飞扬的神采?抑或是更早呢……

初见大概就显了端倪。

夜无眠。

辗转了几次后,罗星干脆起身披了件外套去了走廊尽头的窗口。

沿着窗缝摸了一圈,收回手时手里竟多了支烟。

罗星不怎么抽烟,这烟不是他藏的,他却知道怎么能找到。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藏的了,已经被湿润的海风吹得带了些许潮气,罗星点了半天才十分不容易的抽上了一口。

罗星眯了眯眼,透过迷蒙的烟雾能看见海上探照灯来回逡巡,反射出粼粼光影。

罗星对李懂的心思,就好像他对这片海。

向往,想要靠近,想要置身其中,想要剖露心迹……可最终,他还是会选择站在这里,安静地,远眺无边蔚蓝。

能看到,能闻到,能感受到。就该止步了。

他总是清醒的。

子弹贯穿身体的时候,清晰的感受到温度的流逝,罗星心里竟是泛起了无边的惶然。

明明近在咫尺的人,想触碰,却要迈过万水千山。

可若待在他身边保护他都做不到了,他该怎么办?

黑暗湮没意识前,也没能给他一个答案。

“罗星!!”

                                                                 END.
——————————————————————————

#这其实算是一篇小预告,开学后计划写一篇罗顺懂狙击组的连载,这也许(x)就是罗星的定位_(:з」∠)_

#太重心理描写了,不过也算是一次心理刻画吧

#小可爱们有什么意见欢迎评论么么哒(〃∇〃)

评论(8)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