缪尔尔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邱叶】哭给你听(14)

原作:全职高手

CP:主邱叶

预警:原著向,有私设,作者是个坑

————————————————————————

#失踪人口回归系列

#跪在键盘上码字的缪尔表示原本想给你们写个前情提要要要夭折了

#表白还没有放弃这篇文的诸位

———————————————————


      接下来几天邱非都没能见到叶修。


  那天叶修急匆匆地离开,邱非也是回到训练室之后才听说了青训营的事情。


  青训营初建伊始,大多数都是十来岁的少年,正值年轻气盛,时而闹出点儿小摩擦叶修也不是没碰上过。


  可这次的事情却不像以往只是两个孩子动动嘴推搡两下那么简单。


  叶修这两天挂记着邱非,训练营里发生的小事儿也没怎么往心里去,等到他知道的时候事情已经发展到了几乎没法收拾的地步。


  事情的缘由也简单,两个人打PK时在输赢上发生了点口角,本不是什么大事。


  可坏就坏在有一边话说的太难听,另一边又不是老实可欺的主儿,非但不是,还非常的有“背景”。


  说起来邱非也知道这个训练营学员,叫明毅凡,十六岁,已经不上学了,抱着对荣耀的一腔热血报名进了青训营。


  明毅凡人是个自来熟,能混也会混,仗义也讲义气。除了脾气容易炸了点儿,说话时国骂六的一批以外没什么大毛病。再加上他相当不错的游戏意识和操作,在青训营里两个月就有了不少的拥趸,平时里毅哥长毅哥短的叫。


  这次就是他和一个叫赵喆瑞的男生打起来了。


  准确的说,应该是明毅凡和他的一众小弟群殴赵喆瑞,还把人打进了医院。


  叶修那天接到电话后赶过去时赵喆瑞已经被送上了救护车,脸上身上都是血迹,看起来十分骇人。


  训练营里桌椅电脑一片狼藉,一些女孩子吓得还在小声啜泣。


  简单安抚了剩下的学员,叶修就赶去了医院。


  赵喆瑞家不在B市,联系上他的家人后叶修就待在医院里照顾着赵喆瑞。


  虽然医生说没伤到要害,可是赵喆瑞还是一直昏迷不醒。


  明毅凡几个人被警察带走,叶修还要抽出时间去公安局配合调查,连着几天一刻都不得消停。


  青训营的情况也不是很乐观。


  尽管冯宪君努力想要压住这些消息,但是救护车警车这一来一回的折腾,再完美的公关也挡不住网上的消息迅速传开。短短三天,已经有四五个家长来电话询问情况,甚至有一位家长已经在联系要把孩子接走了。


  作为青训营的第一责任人,叶修几乎分身乏术。


  


  


  邱非再见到叶修已经是一星期以后。


  这天邱非早上五点就醒了,躺了一会儿发现没了睡意,就起来换了衣服打算去旁边的大学里晨跑。


  结果就在一楼的电梯口见到了刚刚从外面回来的叶修。


  原本正要往外迈的脚停住了。


  


  叶修刚从医院回来,听赵喆瑞的妈妈小声哭了一个晚上,这会儿头疼的厉害,直到电梯门关上,有人从侧面伸手帮他按下了楼层后才发现电梯里还有别人。


  叶修回头一看,是邱非。


  扫了他一眼身上的打扮后叶修开口道:“去跑步?”


  “嗯。”邱非点头。


  “那你刚才怎么不下?”叶修意识到刚才在一楼邱非就该下电梯。


  邱非仿佛就没听到这个问题,看着叶修问道:“叶哥,青训营的事情怎么样了?我听他们说赵喆瑞的父母已经来了?”


  叶修也不追问,点点头:“嗯。昨天早上到的。”


  “那赵喆瑞现在情况怎么样?”邱非又问。


  电梯里有片刻沉默。


  叶修似是不太想说,只是慢慢摇了摇头。


  邱非心里倏地一阵冰凉。


  无话片刻后,电梯门开了。叶修抬手向后挥了一下算是告别,就抬脚出了电梯。


  还没等走出几步,叶修察觉到什么似的一回头,就看见邱非也跟在他身后出了电梯。


  “你干嘛?”叶修停住半转身看着邱非。


  11层是电竞局工作人员宿舍,邱非除了找他显然不会有别的意图。


  可他现在真的腾不出半点多余的心思去应付邱非了。


  “赵喆瑞伤的很重?”邱非看着叶修有些苍白的脸色,皱着眉走到叶修跟前,话出口却是关于别人:“那明毅凡呢?他现在怎么样了?”


  叶修看着邱非一脸担忧的神色,这才想起来邱非在青训营里帮他忙的那些天里就和明毅凡那小子相处的不错,明毅凡常拉着邱非给他作指导。


  心中拉响的那点儿警报微微偃旗息鼓,叶修觉得自己有些草木皆兵了。


  伸手去口袋里掏烟,叶修边转身边说:“能怎么样?拘留所里呢呗,下手没一点儿轻重,合该他们吃苦头。”


  邱非亦步亦趋的跟上,低声问:“这都几天了,还不能放他们出来吗?”


  叶修摇头:“没这么容易。赵喆瑞的这边伤情还没明确,他父母这边不松口,明毅凡他们就都得等。”


  “那我能去看他吗?”邱非问。


  叶修咬着烟瞥了邱非一眼,也没看出来邱非说的这个他是指要去看谁。


  “明毅凡可以,赵喆瑞不行。”


  “为什么?”邱非不解,他以为叶修会阻止他去探视明毅凡。


  叶修掏出钥匙开门,听到邱非的话似是含糊不清地笑了一声,直到进了门也没回答邱非。


  叶修也不管邱非还在,钥匙往桌子上一丢就扭头进了卫生间,放了放水,洗了把脸。


  出来的时候就看见邱非站在茶几边儿上,还没走,看样子显然还是在执着于刚才的问题。


  叶修无语,湿着手把洗脸时打湿的刘海捋上去,才慢慢道:“不让你去就别去,其他人也是,有要去的你也拦一下。明毅凡他们在B市公安分局,你要想去……”


  说着叶修看了眼时间:“九点我要过去一趟,你可以跟我一块儿。”


  邱非看着叶修脱了外套往沙发上一丢,走到床边坐下,确实没有想要继续解释的意思。


  这才移开目光点了点头:“我跟你一起。”


  停了停又说:“最近几天你没来训练室,冯主席来过一次。”


  “哦?他跟你们说什么了?”烟味儿萦绕在密闭的房间里,叶修探身把窗打开了些许。


  一阵风就挟着烟味儿冲了邱非满头满脸。


  邱非皱了皱眉,却也不闪不避:“就是关心了一下大家的生活情况,鼓励大家继续努力之类的。”


  “呵,老冯是想找你们帮他去青训营那边儿稳定人心呢。”叶修摇摇头。


  “我觉得冯主席也有他的道理,我们现在也算是电竞局的学员,青训营这边出事我们有义务帮忙。”


  “叶哥……”


  邱非视线转回,愣了一下,未完的话却没再说下去。


  ——叶修就这么靠在床头睡着了,燃了一半的烟还夹在手上,垂在床边。


  “叶哥?”邱非唤了一声。


  叶修纹丝未动,已然睡沉了。


  邱非轻轻走过去从叶修手里抽出那支烟,看着叶修睡梦里也微蹙的眉心,片刻后伸手推了推叶修:“叶哥,躺好睡吧。”


  叶修被邱非推得迷迷瞪瞪的睁开眼,看清了邱非,这才恢复了点清明。


  他抬手捏了捏鼻梁,冲邱非挥了挥手:“唔行……你回去吧,帮我带上门。”


  说罢,掀开被子就钻了进去,背对着邱非,衣服裤子也不脱,就准备继续补眠了。


  不多时,屋里就响起了轻微的鼾声。


  邱非在床边站了一会儿,等到确定叶修真的睡着了,才轻轻的上前替叶修拉了拉被角。


  脸上还带着少年人特有的青涩的大男孩,站在床边静静看着男人掩在被子里只露出的胡子拉碴的小半张侧脸,眸色晦暗。


  半晌后,抬起的手轻轻落在了叶修的头发上。


  


  


  


  邱非在11层的走廊里,抽完了叶修剩下的小半支烟。


  第一口呛了一下,之后就渐渐适应了这股味道——叶修身上常年带着的味道。


  年近三十的男人,带着一身夜晚的湿寒和满眼的疲惫出现在他面前的瞬间,邱非的心都是沉的。


  他从没见过这个样子的叶修。


  在他的印象中,叶修总是强大潇洒的。


  即使熬了几个通宵打游戏,带着重重的黑眼圈,他也能自有一份乐在其中的自得。


  即使被所在的战队排挤被迫退役而要窝在网吧里新区开荒,他也能在新区掀起万丈波澜,吸引所有的光芒。


  心脏大师,荣耀教科书,斗神……一个站在荣耀巅峰的男人,一个对荣耀倾注了所有的男人。


  却在短短一个星期里,下颌就消瘦出了明显的棱角。


  青色的胡茬杂乱的生长,眉心就像是生生刻出来抚不平的几条刻痕,苍白的脸色,还有那强自支撑着的疲惫。


  没人能说清邱非那一刻的感受,也许邱非自己都说不清。


  他心疼,心疼这个男人明明爱着游戏,却被迫转圜于这种麻烦当中。


  他自责,从未这么恼恨自己的年少软弱,不能为他分担忧愁,无法为他遮风挡雨。


  他想抱住他,想抚平他的眉心,想感同身受他全部的难处,想告诉他……有我在。


  唯一不想的,就是做一个他眼中所谓的“孩子”,躲在他的羽翼下,去说什么苍白无力的爱与恨。


  叶修,我不是孩子了。


  以后的风风雨雨,我陪你。


评论(11)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