缪尔尔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邱叶】哭给你听(21)

原作:全职高手

CP:主邱叶

预警:原著向,有私设,作者是个坑

——————————————————

#是HE,信我

——————————————————

  离新赛季开赛的日子越来越近,职业选手训练营的众人各自都开始订机票打算回战队。


  叶修明显感受到了邱非身上的不安,尽管他每天还是照旧训练和黏着叶修。


  这天叶修从训练室自己的电脑前简单收拾了一下,打算提前搬回自己的办公室去。


  叶修刚把烟灰缸和水杯最后放进袋子里,就察觉到某个方向有人腾地站起身。


  “诶?”邱非身边的闻理被吓了一跳,愣愣地看着邱非走到叶修身旁。


  邱非面色看上去很平静,低声对叶修说了句:“我拿。”


  不等叶修拒绝就伸手拎起了桌上的袋子,率先推门出了训练室。


  留下一脑门官司的叶修和不知情况的众人面面相觑。


  “……继续练你们的。”叶修冲众人摆了摆手,转身跟了出去。


  就看见邱非拎着袋子站在不远处等着他,样子看上去有点失落,叶修不知怎的就想起了两个月前邱非发烧时在他跟前儿掉眼泪的模样。


  叶修关上门,走过去,想开口说点什么。


  结果清了清嗓子后却只是说:“……走吧。”


  两人一路沉默,叶修没有在自己办公的楼层下电梯,邱非这时才向叶修看了一眼。


  电梯最后停在了青训营所在的楼层,叶修率先走了出去,邱非不明所以地跟了上去。


  青训营的墙壁是半透明的落地玻璃,叶修隔着走廊的玻璃停了下来。训练营中有学员注意到了他们,一个个像是碰上了自习课上来巡班的班主任,都噤了声,坐正身体把头埋进电脑。


  “我记得你来嘉世的时候还没这些人年纪大。”叶修突然开口。


  邱非没有说话,脸色有点难看,叶修很少端出这幅长辈的架势,他心中的不安随着叶修的声音变得越来越重。


  “当时整个训练营,最踏实最有天赋的就是你,我没想太多,一门心思就是把你当成一叶之秋的接班人在培养。后来的事情……”说到这,叶修笑了笑,“我没想着你能留在嘉世,啧,但有时候又觉得那是你会做的事情。”


  叶修回头,邱非看上去意外的平静,但被手中的塑料袋绞到泛白的手出卖了他的情绪。


  叶修叹了口气继续说:“你是个执着的人,我也是。不过我的执着在于荣耀,你的执着……本也该是荣耀。”


  邱非的心一点点沉了下去,他知道了叶修接下来要说什么。


  虽然心中早就想过会发生,但没有用……叶修的每句话都能轻易让他鲜血淋漓。


  “你才十八岁,甚至都不能做出正确的判断,在游戏竞技这个圈子里待久了难免会有些混淆自己的……咳……感情。我们都是男人,你需要为自己的未来考虑,不能……任性。”


  叶修突然觉得每句话都说的很艰难,每句话都毫无道理。


  但他还是硬着头皮继续说了:“你很优秀,我期待着你站到荣耀最高赛场的那一天。不要被这些东西给绊住了,邱非。你……邱……邱非?”


  叶修话还没说完,邱非突然拉住他往走廊拐角处走去。


  那儿有一间空着的训练室。


  “你干什么?”


  叶修踉跄着被邱非推了进去,差点撞上门口的盆栽。


  下一秒,他就被拉过去狠狠抵在了门上。


  后背被一只手垫着,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出现。


  接着邱非的气息就强势地侵入了他的领地。


  叶修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他这是……又被强吻了?


  这小子怎么用强还上瘾了?


  叶修顿时一阵火起,抬手就要去推开邱非。


  “嘶——”


  谁知道感受到阻挡的邱非竟然在他嘴唇上咬了一口,叶修疼得一个哆嗦,两人的唇齿间立刻弥漫起一股血腥味儿。


  “唔……邱非……”叶修趁着邱非在他伤口处反复舔舐吮吸的空当,从喉咙里叫了一声邱非,努力忽略伤口上的灼热和麻痒,想唤醒邱非的理智。


  可邱非只是更加凶狠地堵住他的嘴。


  凶狠的力度让叶修突然就想到了和邱非醉酒那次的吻。


  但又有点什么不一样。


  那个吻中满是欲望和渴望,所以叶修甚至能被轻易地挑起回应的欲望。


  而这次,叶修只能感受到其中充斥着的深深的急躁和不安,带着一种想要把叶修吞吃入腹的惨烈和不知道还能做什么的深刻的无望。


  叶修想,他这是把邱非逼到了什么地步了。


  叶修卸了手上的力道,不再挣扎着要脱离邱非的桎梏,任邱非红着眼睛继续这个破碎的吻。


  两人的喘息在空旷的训练室里分外清晰。


  不知道过了多久,邱非终于松开了他。


  “我刚才说了那么多你的回答就是这个?”叶修没有看邱非,低头用拇指在伤口处抹了抹后说。


  邱非没有理会叶修这句语气凉薄的话,他伸手扭过叶修的头,盯着叶修的眼睛,轻声说:“是不是我拿到了世界冠军,你就不会觉得我还是个孩子了?”


  邱非通红的双眼让叶修心中揪了一下,他吐出一口气:“你……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


  邱非把手放在叶修耳侧,不让他避开自己的眼神:“叶修,我下个月就虚岁二十了。你说我年纪小,说我没有判断能力,说我喜欢你是一时的情感混淆,说我的执着是你而不是荣耀。”


  叶修被邱非的眼神钉在了原地,那句轻轻飘飘的“我喜欢你”像是有重量,让叶修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那你告诉我,是不是,只有我拿到了世界冠军,到了你这个年纪,你就不会拒绝我了?”


  “我……从14岁第一次做梦梦到你开始就意识到自己喜欢你,我拼了命地练习,就是想追上你的脚步。我不想做你的接班人,我做梦都想和你一起并肩作战,但我没有说过,因为只有这样……你才会常来指导我,陪我练习,我舍不得……”


  邱非低低地说着,在叶修面前把这么些年压抑的一切血淋淋地剖开给他看。


  “我的执着是你,也是荣耀。我有时候真痛恨比你晚生的这十年……叶修,是不是这辈子我都追不上了你了?”


  叶修眼睁睁看着邱非的眼泪从他努力睁大的眼眶中滑落,砸在他的手上,滚烫。


  他的喉咙像是哽了棉花,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邱非抓着叶修的衣服,把额头抵在叶修的肩膀上,藏住了眼泪,却抑制不住身体的颤抖。


  “叶修,你说了那么多,你知道其实你一句话就可以把我打发掉的……是不是?”邱非的声音里含混着一丝哭腔,叶修忍不住抬手抚上邱非的后背。


  “抛开年龄和性别,你……喜欢我吗?只是邱非这个人,你喜欢吗?”邱非死死攥着叶修的衣服,呼吸都随着这句话出口而停滞了,等着那个人的回答。


  半晌后,叶修抬手轻轻拍了拍邱非的后背。


  邱非像是突然被这个动作给抽掉了主心骨,他伸手死死抱住了叶修:“你点点头,多少年我都能等……国家冠军世界冠军我都可以……你点点头行吗?我可以等到你能接受我的年纪,我会……长大的……”


  邱非终于再也说不出话了,他抱着叶修哭了出来。


  叶修任邱非抱着他压在门上,有什么东西仿佛在随着邱非的哭声而破碎。


  他的目光越过邱非没有焦点地看着训练室外明媚的阳光。


  喜欢吗?不喜欢吗?


  可,怎么就这么难受呢?


 


评论(6)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