缪尔尔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2018】MERRY CHRISTMAS (下)

原作:全职高手

CP:邱叶   双花  喻黄   林方  方王

预警:2018年第四赛季的圣诞,原著向,确认恋爱关系的只有双花、喻黄、方王

————————————————

林敬言终于体会了一把能打的比不过人多的感觉,对接触游戏不久就进了职业队伍的他而言,这种感受可是十分新鲜。

阵型被完全打散,虽然后方林敬言也安排了一小部分骑士狂剑剑客等近战,但在嘉王朝和蓝溪阁的精锐小队冲击下很快还是覆灭了。

剩下的不用林敬言再多做交代,呼啸的许多玩家开始彼此转移卷轴,几人掩护撤退。

但在战场上,游兵散卒又能苟活多久呢?

呼啸被打了个七七八八,目前战局里还有一战之力只余下嘉王朝,霸气雄图和蓝溪阁。

叶修拉着邱非在草丛窝了这么久,邱非有点待不住了。

战局此时看起来只有混战一条路,尤其是在蓝溪阁本身就坐拥大量卷轴的情况下。

没有人会指望嘉王朝能和霸气雄图结盟。

战斗格式看了飞鸿一眼:“哥,接下来要打谁?”

“当然是霸图。”叶修笑。

“蓝溪阁不会趁乱撤退吗?”邱非问。

“我赌他不会。”叶修摇摇头,还没等邱非继续问,他就又道:“赌输了那也没办法。”

“……那我们要上去帮忙吗?”

“你想去?”叶修问他。

“……嗯。”邱非点头。

“那你去吧,小心点儿别死了,你那把橙武还没绑定呢。”叶修给他指了个队伍,“去了跟着他,就那个刺客,他水平还不错,应该能保你。”

“你呢?”

“我现在还不能去。”叶修笑笑,“看见蓝溪阁那个气功师了没?”

“看见了。”

“现在场上最强的人就是他。刚才就算咱们不先开枪让大家一起灭了呼啸,他的第一个目标也会是呼啸的。”

我不出现,咱们和霸图打的时候他才有可能会留下观望,因为他很强,场上没有人和他争,他有这个自信。”

邱非听了个似懂非懂,但他想通一点:“那我也不去了!”

叶修看他:“为什么?”

“因为叶神很强,我要保护你,你活着我们才能赢啊。”邱非看着面前的神枪手,很认真地说。

叶修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大笑了起来,声音透过邱非的耳机弄了他个面红耳赤。

“我不是……”邱非想解释,却被叶修的笑声打断了,半晌没吭哧出来一句完整的话。

“哈哈……哈哈哈……没事儿,咳咳……你就待在我身边,一会儿哥给你爆几个好点的装备。”说到最后,叶修还是乐得不行。

他俩这边说着,嘉王朝和霸气雄图已经打了个不可开交,一小部分蓝溪阁玩家在乱战中四处捡漏。

果然如叶修所预料的那样,蓝溪阁并没有离开,而是选择了观望。

叶修的三连冠战绩在这个夏天刚刚完成,嘉王朝在网游的势头正如日中天,人数和装备上的差距,所有人都清楚这场斗争的结果。

果然,嘉王朝元气大伤,却也把霸图打得溃的溃散的散。

而这时候,叶修已经在嘉王朝的团队频道里安排好了战术,带着邱非和一小队嘉王朝的队伍,在战局之外游离着,等待一个时机。

蓝溪阁根本不会给嘉王朝任何修整的时间,霸气雄图撤退得差不多的时候,蓝溪阁已经黄雀在后,对嘉王朝发起了攻击。




最后的这片战场,还能站立着大多数人竟然是嘉王朝。这是林敬言没想到的。

但当他看到嘉王朝那有序的进攻和部署,以及那个叫飞鸿的神枪带着一支十人小队在战局里突入穿出的时候,他就知道蓝溪阁的气功师这次要吃自信的亏了。

自信和自负,胜或败,输或赢,很多时候都是一念之差。

“叶秋前辈。”林敬言操作着静听寒松走上前去。

“哟,你还在这儿啊?”叶修转视角招呼了他一声。

“前辈在我们后面放枪拉仇恨,不太合适吧?”林敬言稍微一想,就明白了叶修的几番算计。此时也只是说出来表明一下立场,他估摸叶修也不会承认的。

果然,叶修道:“哪儿的话,我可是刚来,是吧邱非?”

“……啊?”邱非在一旁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半天只好憋出一个疑问句,表达自己的尴尬。

“看,我就说。”叶修冲林敬言道。

林敬言:“呵……”

不远处的气功师:“要脸吗?”

叶修操纵角色冲他们摆摆手,自动屏蔽了这句话,拉着邱非转身分赃去了。

“艹!”那边的气功师骂了一句,转身就要走。

“哎,那个气功师,聊聊?”

林敬言叫住了他。

“干什么?”气功师转过身,语气不善。

“我快没血了,打不过你。”静听寒松转了转身形,向气功师展示了一下自己岌岌可危的血条。

“聊什么?”

“小兄弟技术不错,是蓝雨俱乐部的?”

“你技术也不错,呼啸的?”气功师反问。

林敬言被噎了一下,转而一想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坦诚些,于是点头:“是。我林敬言。你呢?”

“哦”

林敬言就听那边人木然地哦了一声。

哦,是什么意思?林敬言无语。

结果下一刻,一个气波弹就在他的视野里炸开。

林敬言的视角迅速灰了下去。

我去……什么情况?

“????”林敬言蒙了。

“哈哈哈哈哈……”叶修不厚道的笑声从耳机里传出来。

林敬言看着气功师角色飞快地捡了他爆出的卷轴,不多时就消失在了他的视野里。

被嘉世的一个牧师复活后,愣了半晌。

“怎么了?没拉拢到好苗子这么难受?”叶修在一旁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没……我在想我是什么时候和蓝雨结了这么大梁子,听见名字就要来秒的世仇,我一直以为只存在于你和霸图粉丝之间。”林敬言也半真半假地调侃。

叶修不在意地笑笑:“我倒不觉得他是针对你。”

“哦?”

“他杀你大概只是因为输了心情不好。”叶修道。

“意思是我是替你抗伤害了呗?”林敬言都不知道该摆个什么表情。

“那没办法,谁让求贤若渴的是呼啸不是嘉世呢?”叶修理所当然道。

“吴雪峰前辈退役了,你们就没想再找一个合适的气功师选手?”林敬言半试探地问道。

叶修笑笑:“据我所知,呼啸现在也没位置给一个气功师啊?”

林敬言也不答:“旁边那小孩是你准备培养接替你的新人吗?听声音年纪不大。”

“小了不正好,我要是找个你们这年龄的接班人,也不合适啊。”叶修说。

“啧,你也就比我大一岁吧。”林敬言无语,搞得跟他是什么老前辈似的。

“真不给前辈透露点你们下赛季的安排?你不说我可带我徒弟打怪去了。”叶修作势要走。

林敬言:“……”

“行吧,你不说,那哥给你指个路。那小孩水平不错,八成可能是蓝雨训练营的,气功师选手,嗯?”叶修笑笑,摆摆手带着邱非走了。




方锐从训练室里出来,向宿舍的方向走去。

一边上下抛着手里的手机,一边想着今天推最后一个boss时的失误。

“哎!”

突然拐弯处迎面撞上了两个浑身酒气的人,一个没接稳,手机险些与地面亲密接触。

方锐心有余悸地拍拍手机,抬头就又吓了一跳。

“我去……你俩干啥去了?这一身酒气!”方锐看着喻文州半扶着醉得嘟嘟囔囔说梦话的黄少天,大冷的天额头简直都能看见汗水的雾气。

“呼……方锐帮个忙,把他送回房间。”喻文州抬袖子抹了把额头的汗,冲方锐说。

“哦哦哦好,小心点儿,可不能让队长看见。”方锐把手机揣回兜里,架起黄少天的另一只胳膊。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后方锐和喻文州终于把黄少天安稳地放在了床上。

“呼……这小子长胖了吧,怎么这么沉?”方锐坐在床边喘了好半天,才缓过劲儿来。

“长个儿了。”喻文州把黄少天的鞋子外套脱下来放在一旁,给黄少天盖好了被子才终于坐下来休息了片刻。

“啊?是吗?”方锐疑惑,十八岁还长个儿啊?

“不对,长个儿不是关键。”方锐晃晃脑袋,“你们这是干什么去了?黄少怎么喝成这样?被队长发现你们就玩完了好吗!”

“呼……”喻文州扯开了领口的几颗衬衫纽扣,“今天平安夜,我和少天出去玩。去了酒吧。他喝的那款酒没什么酒味儿,但度数很高,三杯后就这样了。”

“明明都不怎么能喝,怎么想着要去酒吧?”方锐无语。

“本来没想去,就是路过。他说没去过,就想带他进去玩玩,谁想到他这么能喝。”喻文州摇头笑道。

“……唔……文嗯……”

“诶?黄少?”方锐听见黄少天窝在被子里含糊不清地哼了句什么。

方锐扭头去看喻文州,就见喻文州伸手隔着被子拍了拍黄少天,黄少天又哼唧了一声,还是没听清。

“他没事儿吧?”方锐伸个脑袋有点儿担心的问。

“没事儿,应该就是喝醉了难受。你回去休息吧,我照顾他就行。”喻文州站起身。

“我回房间拿东西,咱们走吧。”

方锐想着你房间不就在隔壁吗,怎么还跟我一起。不过他也没再多说,黄少和喻文州关系好全蓝雨都知道,自己在这儿也帮不上什么忙。

方锐点点头,跟在喻文州身后出了房间,关门前他好像又听黄少嘟囔了句什么,声音大了些。

下楼的时候方锐终于想到黄少嘟囔的是什么了,他在叫“喻文州”!

方锐转身就要上楼去跟喻文州说,黄少刚刚是在叫你,我听清了!

结果方锐还没走出楼梯拐角,抬头就看见喻文州锁上自己房间的门,转身进了黄少天的房间。方锐甚至觉得自己听见了落锁的细微声响。

果然,自己不该瞎操心的。方锐想。

方锐转身下楼,边从口袋里摸出手机,送黄少回房间的时候手机就震了几下,折腾了一番差点忘了。

方锐打开一看,发现是公会里一个要好的哥们儿给自己来的消息。

“锐子,就今天最后一个打boss时那个呼啸的流氓,在打听你呢。”

“分会长说他是想挖人,让我们别理他”

“不过我觉得这事儿你还是得知道”

“xxxxxxxxxx 这他给的联系方式,你要是有什么想法可以自己问问他”

方锐在楼梯上站了片刻。

有人知道他的天赋与实力,也知道他一直以来的处境。

“谢了哥们儿”

方锐回了这么一句,把手机重新揣回了口袋。

回到青训宿舍,室友差不多都睡下了。

方锐洗漱过后躺在床上,睁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张床他躺了一年半,室友有的有了自己单独的宿舍,比如黄少天和喻文州;有的离开了青训营,很多人。

半晌后,方锐深吸一口气,从床头摸到了手机,把自己蒙在被子里,输下了那个号码。

“你找我吗?我是那个气功师。”




叶修没想到邱非的操作能达到这个水平。

在和蓝溪阁的战斗中,邱非简直让人眼前一亮。

“你真的只玩了一个月?”叶修咬着烟一字一句地问邱非。

“是,平时要上课,只有晚上和周末可以玩。”邱非说。

“那……”叶修端正了一下语气,努力不让自己听起来像个诱拐小朋友不学好的诈骗犯,“你对职业选手有兴趣吗?就……我这样的。”

如果叶修此时面对的不是一块冰冷屏幕上扁平的角色,而是在邱非面前,他就能看见邱非一瞬间亮起来的眼睛。

“我……可以吗?”邱非声音低低的,像是惊喜,又像是难以置信。

叶修说:“只要你愿意。”

“我愿意!”邱非喊道。

“那说好了,你满十四岁的时候,咱们嘉世见?”叶修笑道。






“大家好,我是方士谦。”

方士谦看着屏幕上一片刷屏而过的“大大晚上好”“圣诞快乐”“吃苹果了嘛”笑了笑。

“晚上好。”

“圣诞快乐~”

“我没有买苹果。”

“不过战队倒是给我们每个人发了苹果,就是这个。”

方士谦拿起桌边的一个包装精致的小礼盒,冲着屏幕晃了晃。

“总觉得这种苹果都不是特别甜,送人都是心意,所以苹果的味道反而不是那么重要了……”

“太凉了,今天就不吃了。”

“为什么不出去过圣诞节吗?外面人好多,而且我也没人可以约出来的人啊,嘛……”

“队友吗?队友都有约呀~”

“杰希?哦他不是出去约会了,他回家了。嗯。”

“女朋友这件事你要问他,不过我是并没有见过你们传言中这位美丽的女士的^_^”

“我心情很好啊,为什么说我心情不好?嗯?”

“今天直播打JJC吗?……等我建一个房间……”

“……我对于自己这个赛季的表现如何评价,还好吧,正常发挥,不过没有什么实际进步。”

“王杰希的话……他非常有天赋,你们一定要期待他的未来,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有人……敲门?什么鬼?你们在讲鬼故事吓唬我吗?”

方士谦摘下耳机,才发现并不是玩笑话,是真的有人敲门。

“我好怀疑这是你们的恶作剧了。”方士谦笑了笑,起身去开门。

敲门声有些急促,方士谦紧走几步去打开了门。

门外的人挟着的一身寒气迎面而来,脚边还放着行李箱。

方士谦愣在了原地。

“你不是回家了?怎么……”

门外王杰希摸了摸发红的鼻尖,扭过头:“就……提前回来了啊。”

方士谦轻轻舒了口气,把王杰希让进屋里来。

他没有问他怎么不先回自己房间放行李,也没有问他怎么突然提前回来了。

门口是摄像头照不到的角落,方士谦看着王杰希冻得通红的手,忍不住伸手把他的双手拽起来,冰凉的触感让他的心头一跳。

“手套呢?”方士谦搓着他的手,边哈气边轻声问。

“出来的急,忘在家了。”王杰希看方士谦皱眉,又补了一句。“不冷。”

“信你才有鬼。”

方士谦终于忍不住把王杰希拽进了怀里,他的背抵在门上,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地抱着,谁都没有说话。

怀里可以触摸的温度终于让方士谦轻飘飘的心情落到了实处。

没有心情不好,只是……想你啊。

过了半晌,王杰希动了一下,抬头想说话,就见方士谦埋头在他脖颈处蹭了蹭,说:“我在直播。”

“……”王杰希僵了片刻,直到方士谦笑出声,他才叹了口气:“播呗,你高兴就播。”

方士谦抬起头,就见王杰希松开他,熟门熟路的走到摄像头前:“大家晚上好,我是王杰希。”

方士谦站在原地,愣着。

“过来啊。”王杰希扭头来叫他。

“……”

见方士谦还是没动,王杰希突然冲着他的方向笑了一下,像是有点无奈,又有些难过。

下一秒,那个笑容像是水月,顷刻消失无踪。

“你不是在直播JJC吗,大家都在等你,快点。”王杰希催促道。

方士谦平复了一下心情,走了过去。

“屏幕上说我是鬼是什么意思?”王杰希突然问道。

方士谦脑子还没从刚才转过弯来,这个问题更是让他一头雾水:“什么……鬼?”

弹幕上已经有人飞快给了解释。

王杰希看到就笑了起来:“我是鬼哦方士谦大大?”

方士谦也笑了:“可不是吗,勾魂索命呢。”

两人目光一错即离。

过了一会儿,方士谦突然对王杰希说:“大家说要你和我组队打JJC。”

“不要,没有多余的电脑。你们玩,我去洗苹果。”说着拿起桌上的平安果晃了晃,走了出去。

“哦……啊?”方士谦反应过来王杰希去干什么的时候已经晚了。弹幕一片大型真香现场预警。方士谦有些无奈地笑了。

等王杰希拿着苹果走过来的时候,弹幕厚得已经快要盖住两个人的脸。

“他们在刷什么?这么热闹?'方大大,苹果好吃吗?'”王杰希一头雾水,把苹果递到方士谦嘴边,“要不你先尝尝?大家对这个苹果的味道很执着啊……”

方士谦挂了一脑门黑线,觉得好笑,还有些无语,只好张嘴在苹果上咬了一口。

“好吃吗?”王杰希替广大粉丝朋友提问。

“嗯。”方士谦一边摆弄键盘一边飞快地点了个头。

JJC那边的对手这次连一分钟都没撑住,和方士谦同队的那位忍者姑娘甚至还没来及出几个技能。

王杰希不明就里,自己咬了一口苹果,点头:“确实挺甜的。”

弹幕一片“yoooooooo”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香”刷屏。

王杰希看了眼弹幕又看了眼方士谦,觉得自己真是get不到这群人的点,于是干脆从包里掏出了平板开始在一旁放起了微草之前复盘的比赛。

没有解说没有声音,王杰希就坐在方士谦身边,啃一个苹果。




H市,嘉世俱乐部训练室。

叶修看了眼时间:“快12点了你该去睡觉了。”

“没关系,我爸妈都不在家。”邱非说。

“小朋友熬夜长不高。快去洗洗睡,这些卷轴哥拿去给你兑了,明天给你。”说着叶修就去点了交易。

“我自己兑,兑完我就下线。”邱非又一次拒绝了交易。

邱非转身要去找NPC,又突然回头:“你别走,等我回来。”

叶修笑:“行,去吧。”

玩家流量高的区域,NPC周围里三层外三层都是人,过了十几分钟,叶修才在视野里看见战斗格式朝着他飞奔而来。

“你慢点,我又不跑……”叶修说。

看着在身前急刹车的战斗格式,叶修眼前突然跳出一个交易对话框:对方向您交易橙字[吊坠]惊羽,是否接受?

“这什么?”叶修问。

邱非还没来得及说话,整个游戏里就回荡起零点的钟声。

“给叶秋大神的圣诞礼物!惊羽送给飞鸿!”喧闹声中,叶修听见一个小孩喊道。

叶修愣了半晌,点击确认。

“傻小子。”

“叶神圣诞快乐!”

“嗯,快乐。”叶修笑。





G市,蓝雨俱乐部。

方锐看着手机屏幕上最后几句对话,慢慢敲下:“我愿意尝试一下。”

点击发送。

很快,林敬言的信息就回复过来:“呼啸欢迎你。”

停了半晌,方锐的手机又震了一下,他点开,是林敬言的。

“圣诞快乐。”

“嗯,圣诞快乐。”

祝你快乐,我的新生活。



“……文州……”

“我在,睡吧。”

喻文州低头亲了亲怀里的黄少天。

“圣诞快乐。”




K市。

“唔……孙哲平……”

张佳乐的后背抵在一棵树上,身前的男人抚着他的头发吻他。

发圈不知何时被他取下,半长的头发散落在肩上。

掠夺的吻带着噬咬的力度,让张佳乐在疼痛与沉溺的边缘摇摇欲坠。

“乐乐……乐乐……”

“嗯……”

“Merry Christmas…”





B市,微草俱乐部。

方士谦偏头看了一眼不知何时靠在他肩上睡过去的王杰希,抬手将空调温度向上调了几度。

看到弹幕一片“啊啊啊啊啊”,方士谦笑笑,冲着屏幕比了个噤声的动作。

“今天直播差不多就到这里了,祝大家圣诞节快乐~”方士谦轻声说。

片刻后,他忽然抬手捂住了摄像头。

方士谦转头看着自己肩上睡得安稳的王杰希,嘴唇轻轻在王杰希的额角碰了碰。

“Merry Christmas~”

END.

评论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