缪尔尔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强风吹拂】原著走灰走发糖节选(上)

灰二哥和阿走是什么绝美爱情啊!!!

球球大家看看《强风吹拂》吧!

2018年新番中数得上的剧情和制作!!

番剧停更期间按捺不住去补了小说:他们怎么还不在一起!!!

只看了动漫的慎点,涉及剧透哦~

番剧相比原著,矛盾和情节上的处理都更加优秀,情感的感染力更强,细节也处理得很好,所以番剧《强风吹拂》真的很值得一看。

原著其实也很棒,情节上更加丰富了。书是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杨正敏李建铨林佩瑾翻译的这个版本,我很喜欢的一点是翻译里没有很强烈的日式中文的风格,就像读中文小说一样很自然。其中阿走和灰二哥的心理描写真是入(shen)木(de)三(wo)分(xin)

节选出来一部分原著糖,给太太们递笔!


一:

  是他!我一直在寻找的人,就是那小子!

  清濑心中燃起信念的火苗,宛如在阴暗火山口蠢蠢欲动的岩浆。他不可能跟丢。在那条狭窄的小路上,只有这个人跑过的轨迹熠熠发亮。它仿佛横亘夜空的银河,又像引诱虫儿的清甜花香,绵延不绝地为清濑指引一条明路。

  迎面而来的风吹得清濑的棉祆鼓起、翻飞,脚踏车灯总算逮住男子的身影。清濑每踩一下踏板,白色光圈便在男子背部左右摇曳。

  协调性很好——清濑拼命压抑着心头的悸动,一边观察男子的跑姿。他的背脊挺得笔直,步伐又大又稳,肩膀不紧绷,脚踝柔软得足以承受着地的冲击。他跑得轻盈优雅,却又强而有力。

  男子似乎察觉到清濑的气息,在路灯下微微回头。清濑看到那张浮现在夜色中的侧脸,不禁轻叹一声。

  原来就是你啊。

  一种不知是欣喜抑或恐惧的情感在他的心头纠结、翻搅。清濑唯一能肯定的是:他的世界即将有所改变。

  清濑加快踩踏的速度,与男子并肩而驰。仿佛有一种无以名状的东西在操控着他,一阵发自内心深处的呼喊驱动着他。蓦然间,一句话从清濑嘴里迸出,而他根本身不由己。

  “你喜欢跑步?”

  男子骤然止步不动,冲着清濑摆出一种既困惑又愤怒的表情。那双蕴含着激昂热情的乌黑眼眸,闪着纯净的光芒反问清濑。

  ——你自己呢?你有办法回答这种问题吗?

  那一瞬间,清濑顿然了悟。假如这世上有所谓的幸福或至善至美,那么,这个男人,就是我心中的真善美。

  震撼清濑的那道信念之光,此后仍将永不止息地照亮他的心坎,恰似灯塔照射在漆黑的暴风雨海面上。那束光芒,将永远引领清濑向前迈步。

  朝朝暮暮,直到永远。



二:

  阿走借着尿遁离开双胞胎房间。他直接下楼,拉开前门。庭院中的碎石子在星光下熠熠生辉,诱引他走向那条绽放着白光的道路,也走向自己的内心深处。

  他忽然好想跑,但就在他要跨出第一步时,才发现自己穿的是拖鞋,于是停下脚步。阿走感觉到尼拉似乎从缘廊下走出来,因此吐了一口气,缓缓走向主屋。尼拉用湿润的鼻尖抵着他的脚趾。阿走蹲下来,抚摸它温暖的毛皮。

  然后,尼拉忽然用力摇起尾巴。背后传来踩踏碎石子的声响。阿走不必回头也知道,是清濑。

  清濑在阿走身旁蹲下来,伸出手搔弄尼拉的双耳之间。尼拉开心地发出哼哼的鼻音。过了半晌,清濑依然默不作声,阿走决定先开口。

  “你真的要我参加纪录赛或大专院校杯?”

  “那还用说,这些都跟箱根驿传的出赛资格有关啊。”

  “到时那些闲言闲语,会搞得大家不太开心的。”

  “怎么说?”

  清濑语气平稳地问,两手不停揉弄尼拉的脖子。

  阿走看着他的侧脸问道:“灰二哥应该都知道吧?你听过我在高中时的风评吧?”

  “你是指跑很快这件事?”

  “那是好的风评。我说的是……”

  “阿走,”清濑打断阿走的话,“你听好,过去和风评都是死的,但你是活的;不要被它们影响,不要回头。你要变得比现在更强。”

  然后,清濑一边嚷嚷着痛,一边挺直膝盖站起身。阿走和尼拉仰望清濑,只见他头顶上的春季星座有如一顶尊贵的王冠,兀自闪耀光芒。

  “变得更强……?”阿走问。

  “我对你有信心。”清濑微微一笑,再度踏着碎石子返回竹青庄。

  阿走摩挲着尼拉的背,陷入沉思。从以前到现在,有许多人要求阿走跑快一点,但他还是头一次遇到叫他变强的人。到底什么叫做“变强”?

  阿走不懂。可是,清濑说他对阿走有信心。



三:

  “我们走吧。”

  阿走的态度十分坚决。只要扯到跑步,他一向不服输。

  “怎么,一大早就这么精神。”

  尽管嘴上猛嘀咕,竹青庄的成员还是跟着阿走向前跑。

  “你们不用管阿走,照着自己的步调跑。”

  阿走听了不禁扬起嘴角。果不其然,清濑嘴上说不要理阿走,自己却立刻追了上来。

  ……

  到底什么是“强”呢?阿走突然又放任思绪飞驰。是不是就像灰二哥的沉着冷静?他坚毅、冷静地在自己的世界中奔跑,从不受到任何影响。我跑得比灰二哥快,却不敢说自己比他强,我动不动就生气,而且满脑子只在意输臝。

  阿走很想知道什么叫做“强”,也想知道自己欠缺的又是什么。这是他头一次浮现这种念头。以前的他,总像是被什么催促似的,只会凭着本能向前跑。

  面对这群个性十足的伙伴,清濑从不束缚也不强迫他们,而是施以循循善诱。阿走回头望去,竹青庄的伙伴们正奔跑在湖畔的道路上。尽管实力参差不齐,大家的姿势却很正确,跑得也很认真。春天时他们还抱怨连连,但经过三个月的努力,现在也跑出田径队员的风范了。

  阿走转回头,微微垂下眼。他仔细看着踩踏在地面上的脚,接着注意力一路向上移,连手指摆动的动作也详细审视了一遍。

  只要追随灰二哥,就一定能看见——看见那个他热切期盼得见、耀眼璀燦的无名渴望。



四:

  阿走瞥向身旁的清濑。虽然他没有再爆青筋,却仍绷着一张脸,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又给他添麻烦了。阿走硬是吞下那声差点脱口而出的叹息。

  “对不起,灰二哥。”

  “你没必要跟我道歉。”

  他果然还在气头上。阿走左思右想,重新选了另一句话。

  “谢谢你,灰二哥。”

  “不客气。”清濑说。

  清濑脸庞的线条比刚才柔和多了。阿走这才明白,原来这种时候只要道谢就好了。灰二哥刚才站出来维护我!阿走心中的愤怒与烦躁逐渐退去,心情轻松了不少,开始迈开大步向前跑。

  “你回去后先放洗澡水。”清濑说。

  阿走举起一只手,表示自己听到了。

  尽管高原的夜风带着寒意迎面扑来,阿走的身体却暖呼呼的。



五:

  阿走和清濑沉默半晌,静静望着野草随风摇曳。

  “你有过那种经验?”阿走问。清濑好像终于停止打嗝了。

  “你没有吗?”他含笑反问道。

  “……没有。”

  “是吗,那跑步呢?不管再怎么痛苦,再怎么难受,你不是都一直跑下去吗?这跟胜田小姐说的那种心情,不是一样的吗?”

  清濑起身走到阳光下,把倒在地上的竹青庄成员一个个拉起来。

  “喂喂喂,给我起来做放松操!”

  阿走在心里轻叹一声。要是真的像灰二哥说的,我对跑步的执着就好比恋爱那种执迷不悟的话,那恋爱真的是不能求回报的东西呢。

  只要迷上了,就再也无法逃离它的掌控;不计较喜恶,不在意得失,不顾一切被吸引;就像天上那一群被黑暗吞噬、不知会被带往何方的星星。

  就算再艰辛,再痛苦,就算什么也得不到,阿走就是没有办法放弃跑步。

  为了把蛋白质柠檬水发给大家,阿走也走到太阳底下。阳光直射向脑门,蝉儿骤然齐声鸣叫,天空不见半朵浮云。

  “天空好蓝。”

  夏天啊。


这里是我断章取义了,但是——我不管!!!



六:

  看着不断加速的阿走,清濑不禁陷入一阵狂喜。

  大家好好睁大眼,看清楚他跑步的模样!看他那为跑步而生的身躯有多美丽!

  那个身影,可以轻易凌驾旁人的懊恼与羡妒。他是完全不同的生物。跟我这种被重力束缚、汲汲于氧气的人比起来,有天壤之别。

  清濑很想放声大喊,但现在只能想办法忍住。阿走,果然只有你。只有你可以这样体现跑步的真貌。能够鞭策我、让我见识到全新世界的人,只有你,阿走。

  清濑想追上阿走,但这对脚上有旧伤、有如装了炸弹的他来说实在太勉强,于是只能配合身边喜久井大和东体大选手的速度跑下去。


糖里有刀QAQ



七:

  大家不知道怎样了。阿走挂念着,踱到终点一旁的树林里。又一阵欢呼声传来。阿走连忙往观众那头望去,一眼瞥见宽政大的队服出现在场上。是清濑!

  “灰二哥!”

  阿走大喊了一声,立即兴奋地跑向选手冲过终点后、往绿地广场移动时必经的小径,却在那里看到清濑蜷缩着身躯蹲在地上。阿走吓坏了,赶忙上前。

  “你还好吗?”

  清濑的呼吸还算平稳。前几名抵达终点的选手,实力都有一定程度。他们都是照着自己的节奏,游刃有余地跑完全程,因此不会在跑完后出现喘不过气的状况。确认过清濑的呼吸后,阿走马上猜到问题所在:“是你的脚,对不对?”

  为了稍微减轻清濑小腿肌肉的负荷,阿走赶紧把手中那瓶水往上一淋,然后伸手扶清濑清。濑顺势起身,微微拖着右脚往前走。

  “阿走,跑得好。”

  清濑开口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称赞阿走。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阿走突然觉得想哭。

  “嗯。”阿走低着头闷声回答。

  清濑笑了,伸手揉揉阿走的头,弄乱了他的头发。

  “我们去帮其他人加油吧。”

  “还是先帮你冰敷再……”

  “没问题的,走吧。”

  清濑旋即钻进观众群。阿走只好尾随,嘴上说着“不好意思……”—起挤进人群中。




八:

  趁大家喝得酒酣耳热时,阿走悄悄凑到清濑身边。

  “灰二哥,你的脚怎么了吗?”

  “为什么这么问?”

  清濑一边不动声色地反问,一边帮自己倒酒。阿走闻言一时语塞。清濑虽然一副没事的样子,但阿走心里的疑惑还是挥之不去。

  灰二哥跟阿雪学长说“毕业以后,你应该也没什么机会跑田径了”,这句话会不会其实是在说他自己?你是不是早就下定决心要在箱根驿传放手一搏,就算以后再也无法跑步也不足惜?

  阿走光是想象,就觉得害怕。不能再跑步,对阿走来说,跟死了没两样。对清濑来说,一定也是这样。即使如此,清濑还是对他说:“你什么都不用担心我没事。”

  清濑一笑:“来,阿走你也一起喝吧。”

  阿走不发一语,不安地一口气干掉清濑替他倒的酒。清濑身上披着一件袖口绽线的棉袄。再过不久,竹青庄的十名房客就一起度过这一整年的春夏秋冬了。

  阿走想起遇到清濑的那个晚上。一切都是从那天晚上开始的。

  他的心中突然萌生一种既像怀念又像期待已久的奇妙感受。




九:

  “那天晚上,当你在街上狂奔、经过我身边的时候,”清濑平静地说,“我心想,终于让我找到了。当时我很想大喊,‘我的梦想,现在正奔驰在我眼前!’我骑着脚踏车追你,很快就发现你是仙台城西高的藏原走。明知道你是谁,却还是把无处可去的你拖下水。”

  为什么偏偏要在这时候说这些?清濑性格上的洁癖,在阿走眼里既好笑又残酷。

  之前他说,是因为看到我跑得那么自由又开心,所以才叫住我,还说完全没发现我就是仙台城西高的藏原走……这些谎言,他根本没必要说破的。

  “灰二哥,”阿走睁开眼,看着清濑,“是你给了我一个属于我的地方,还指引我该走的方向。灰二哥,是你教会我去思考这些的。”

  电车开始减速。横滨车站快到了。阿走站起身,抓住清濑的手腕,将他从座位上拉起来。

  “我要你知道,我很感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

  阿走和清濑在横滨车站下车,从挤满人潮的地下道朝东口走去。

  “灰二哥,”阿走压低声音,一副要说什么天大秘密的样子,“明天,我们好好跑吧。跑出以前没有过的最高水平。”

  不管过去曾有什么样的误解,也不管真相如何,他们俩之间一点一滴建立起来的信赖与感情,事到如今已经不可能被任何事物伤害或抹灭。

  不管前方有什么样的恶魔在等着,他们绝对不会再逃避,也绝不畏怯。

  梦想化为现实的日子已经到来接下来,只需要全心全意去跑。

  “说得对,阿走,就这样。”

  两人四目相对,轻轻一笑,然后不知道是谁起的头,一起迈开步伐往饭店跑去。


内容有点多,分成了上下两篇,看到这儿的姐妹坚持一下,最后有彩蛋!


评论(1)

热度(89)

  1. 东方蒙特卡洛缪尔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