缪尔尔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邱叶】KGNT番外一 戒烟记

原作:全职高手

CP:邱叶邱

预警:原著向,有私设,作者是个坑

——————————————

#可以当一发完结小甜文看

#有提到双花和魏果,注意避雷

#正文还在虐,我就很废柴的撸了甜番外哈哈哈哈哈

————————————————————

   下午三点,叶修窝在书房里,噼里啪啦的操作着游戏。


  指间夹着烟,时不时在烟灰缸上磕磕烟灰。


  “老叶,什么时候回B市?”


  挂在脖子上的耳机里传来孙哲平的声音,其中还夹杂着狂剑士的各种技能音效。


  “唔…下个月吧。”叶修咬着烟含糊道。


  那头孙哲平啧了一声:“你这是要乐不思蜀了啊?”


  “呵…我乐不思蜀?那你这个见天儿往Q市跑的算什么?霸图扫地阿姨都认识你了吧?”叶修凉凉道。


  “……”


  “也亏得小楼信任你,换个老板指不定就要以为你见色忘义准备投靠老韩了。”叶修补刀。


  “滚蛋!”孙哲平额头青筋一跳,“你还是别回来了,看见你就烦!”


  叶修笑笑不再说话,操作着屏幕上的战法使出一个豪龙破军,和狂剑士一齐冲向了眼前还有半血的boss。







  书房门被打开的时候叶修都还没反应过来。


  邱非早上就去了战队,按理不到下午六点以后是绝不会提前离队的,以至于叶修这次作案时一点警戒措施都没有,直接人赃俱获。


  邱非站在书房门口,被迎面而来缭绕的烟雾呛得直皱眉。


  叶修真是没想到邱非会在这个时候回来,匆忙将手里那根抽了一半的香烟捻灭在烟灰缸里,又顺手抽了本书欲盖弥彰地压在了烟灰缸上。


  邱非就静静地站在门口看着叶修试图掩盖证据的猥琐行径,皱着眉不说话。


  案发现场一度非常沉默。


  只有叶修的耳机里传出孙哲平暴躁的声音:“卧槽!叶修你是猝死了吗?!”


  电脑屏幕上的boss已然是红血状态,狂剑士正浴血奋战着,而他的队友战斗法师此刻却像是突然掉线了一般呆呆地站在原地不动了。


  仇恨却还稳稳的留在狂剑士身上。


  面对着巨大的等级压制,纵使孙哲平是职业选手,也有点儿吃不大消。骤然提高手速,那噼里啪啦的敲击键盘的声音叶修都能透过脖子上的耳机清晰地听见。


  “咳…”他忍不住清了清嗓子。


  邱非走过来把书房的窗户打开,声音还挺平静:“打完这局出来吧。”


  说完就拿起桌上满满一烟灰缸的罪证还有那本用来掩盖罪证的书,出去了。


  叶修看着大开的房门叹了口气,慢吞吞地操作着战斗法师加入战斗——那边的孙哲平在这一会儿的功夫里,就掉了三分之一的血量。


  见叶修终于回神,孙哲平那边顿时压力骤减:“你怎么回事?掉线了?”


  “没,邱非回来了。”叶修简单解释。


  “……”


  “你们至于?”孙哲平显然误会了事情的缘由。


  叶修干笑了两声,抽烟被男朋友抓包这种事儿不比跟男朋友见面腻腻歪歪好听,叶修也懒得解释,干脆提高手速速战速决了。



  




  这次叶修休假两个月回来H市,邱非就不知道搭错了哪根筋,趁着俩人几个月没见小别胜新婚的黏糊劲儿,连哄带骗地逼着叶修在床上答应了要戒烟。


  第二天一早起来叶修就后悔了。


  可惜为时已晚,折腾了他大半个晚上还能精神抖擞地早起做早餐的邱队早就把他原本装着烟盒打火机的衣兜给翻了个底儿朝天。


  昨晚身体上的记忆都还没褪去,叶修也实在没好意思转头就把说过的话当放屁,于是硬生生地忍了一天阵阵翻涌上来的烟瘾。


  这一天叶修连玩荣耀都觉得有点心神难定。


  到了晚上,叶修终于是撑不住了,悄磨叽地跑下楼买了一盒黄山和一个三块钱的打火机,蹲楼下花坛边儿就唰唰唰抽掉了三根。


  一天的辛苦付诸东流。


  叶修倒是没半点儿惋惜,他本就没戒烟的打算,如果不是昨儿晚上被邱非那小子色迷了心窍……啧。


  叶修在楼下吹了半天风散掉了身上的烟味儿,把打火机和烟妥善藏好,慢慢悠悠地上了楼。


  却没有发现自家客厅的阳台边儿上,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结果那天晚上叶修差点儿没被弄死在床上。


  他都不知道邱非以前那么纯情的孩子从哪里学来这么多花样!


  第二天他压根就没能起来床,更别提什么烟不烟的了。




  





  这事儿之后,叶修就算是开始了暗搓搓抽烟的不归路。


  趁着嘉世战队季后赛席位之争正忙碌,叶修逐渐也摸清了邱非的出门时间,除了比赛日邱非会带上叶修一起,其余日子邱非大多都是朝八晚六,比打卡还准时。


  叶修自然也要卡时间点。他需要在邱非进门前一小时内把证据销毁得一干二净。


  毕竟邱非要顾着战队那边,精力有限,而叶修又是多年打荣耀出身的心脏大师,就这么哄着骗着瞒着,俩人过了一个多月,倒是相安无事。


  直到今天被邱非撞了个正着。






  这边解决了boss后跟孙哲平打招呼退了游戏,叶修有些头疼地坐在椅子上。


  邱非和叶修都不是脾气暴躁的人,俩人在一起这几年,吵架闹别扭着实不多。上一次吵架在叶修印象里都是去年年初的事儿了。


  哎,该来的总是要来,躲不过,该哄哄该道歉道歉得了。


  叶修起身去了客厅。




  



  邱非正坐在沙发上,身上的嘉世队服都还没来得及换下,只是拉开了上衣拉链,露出里面黑色贴身的T恤。


  见叶修出来,邱非将茶几上还冒着热气的绿茶往他这边推了推:“喝点儿茶,解烟。”


  叶修最受不住的就是邱非这种平静到极点的模样。


  邱非现在早就不是当年的训练营少年了,几年队长生涯的历练,性格里那份沉稳克制愈发凸显。


  只有和叶修在一起的时候偶尔才有二十来岁人该有的样子,有些行为总能弄得叶修哭笑不得。


  就比如说现在,看上去邱非跟没事儿人似的,要不是旁边垃圾桶里还撂着一整个烟灰缸和那本书,叶修几乎都忍不住要信了。


  叶修走到邱非旁边坐下,把书捡起来,拍了拍放到了茶几上。


  “咳……宝贝儿,生气了?”叶修试探着问。


  他不总是这么亲热地称呼邱非,只有情到浓时邱非沙哑着嗓子在他耳边叶修叶修的喘个不停的时候,他会回应着叫他几声宝贝儿。


  可惜现在这招不怎么好使。


  邱非捧着自己的那杯绿茶,目光盯着上下沉浮的茶叶,平静地说:“没有。”


  叶修啧一声,伸手把邱非的脸转了过来:“看着我说。”


  邱非被迫转过头看着叶修:“没有。”


  “啧,我做错了我道歉,但是生气了你得说。你想跟我冷战还是怎么的?”叶修也有点急了。


  “我生气有用?”


  邱非看着他:“我生气你能把烟戒了吗?”


  叶修刚有的一点儿底气被邱非这一眼就瞪没了:“这……我抽烟这都多少年了……一时半会儿的……你得给我点过程不是?”


  “你现在抽的比以前少了?”邱非看了眼旁边垃圾桶里的烟头。


  叶修讪讪地想收回手,却被邱非一把抓住了。


  “叶修。”邱非叫了一声叶修的名字。


  “嗯?”叶修应了一声。


  “叶修。”邱非又低低地叫了一声。


  “嗯。”叶修又应,他感觉到了邱非情绪上的异样,不是生气,更像是……压抑着的一种无奈的悲伤。


  “我大伯没了,肺癌晚期。”邱非说。


  “他是个中学老师,初中的时候他是我班主任。”


  叶修知道这件事,两个月前邱非给他打电话提过,不过邱非连葬礼都没去参加,叶修只当他跟这亲戚关系一般,也就没多留意。


  邱非抓着叶修的手越攥越紧:“可我爸跟他关系不好,我初中的时候两家就闹的很僵。”


  “后来我出来打游戏,刚开始我爸妈都不支持,我大伯就偷偷给我塞生活费。”


  “再后来,联系的越来越少,直到那天我婶给我打电话,说……”邱非松开了叶修的手,坐正身子不想让叶修看见他微红的眼睛。


  叶修听着邱非压抑着情绪的声音,心顿时疼得稀里哗啦。他伸手把邱非揽进怀里,亲了亲邱非的发丝。


  他也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这种无用的客气话是说给外人听的。而眼前的男人是他放在心尖尖上的人,他只能更用力地揽住邱非,用行动告诉邱非他在。


  “我大伯是个老烟枪,记忆里我小时候他烟瘾就很重。其实知道他得肺癌我不奇怪,但是……”邱非闭了闭眼,“这是我第一次明确感受到人的脆弱,感受到生死无常,而我,改变不了结果。”


  “嗯。”叶修握上邱非的手,“我明白。”


  “我怕,我真的怕。”邱非回过头看着叶修,一字一字地说,“我肖想了你那么久,好不容易才和你走到今天。”


  “我是想跟你过一辈子。”


  “我想等我们头发都白了我还能牵着你的手去看比赛。”


  邱非说到这儿停了停,突然问:“你爱我吗叶哥?”


  “爱。”叶修缓缓点头,少有的没有用“你说呢”这样的句式打发邱非。


  “那你就要像爱我一样珍惜你自己。”邱非眼睛里盛着光,“因为你已经是我的了。”


  叶修心里一动。


  “我爱你,所以……唔……”


  邱非的话终止在了叶修忍不住凑上来的亲吻中。


  叶修心里早就被邱非一番话给搅得稀软。不就是戒烟吗?亲吻的间隙叶修想,哪有自家小孩儿高兴重要。


  邱非原本低落的情绪很快被叶修撩拨了起来,吻着吻着就反客为主地将叶修按倒在了沙发上。


  当邱非的手终于扣上叶修的皮带时,叶修才低喘着按住了他的手:“别……在这儿,回卧室。”








  欢畅淋漓的性事,让两人身上到处都是汗水和体液,不过此刻倒是没一个人想起身去清理。


  邱非压在叶修身上黏黏糊糊的吻着叶修的嘴角鼻尖,叶修累得够呛,也任他去了。


  过了一会儿,邱非将手指插进叶修汗湿的头发,稍微使了点力,让叶修睁开了眼。


  “叶修,戒烟好吗?”邱非额头抵着叶修的额头低声道,眼睛因为之前的云雨看上去还湿湿的。


  “可能会有点难。”叶修伸手搂住邱非的腰,“不过哥会尽力。”


  邱非微微笑了,低头在叶修唇上亲了一下:“魏哥戒烟的时候陈姐给他买了两箱真知味,你要吗?我给你买。”


  叶修想起来也笑了:“两箱还都是草莓味儿的,老魏现在闻见草莓味儿都要条件反射吐一吐。你打算给我买什么味儿的啊?”


  “你对象是有钱人。”邱非小声说,“咱们不论箱买,包个厂吧,吃啥味儿做啥味儿,好不好?”


  “邱·有钱人·非队长,咱们是奔着吃出糖尿病去的吧?”叶修听出了邱非话里的笑意,在邱非腰上捏了一把。


  “也是……”邱非笑着撑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叶修潮红未褪的脸,“那换个东西吃吧?”


  “吃什么?”叶修挑眉。


  邱非的呼吸一点点压下来,最后停在了叶修唇边,灼热的呼吸挑逗着叶修的神经。


  “吃我吧。”


  微哑的声音在叶修脑子里打了个转,就轰的一声点燃了燎原业火。


  一发不可收拾。


  一室旖旎。






 


  最后,我们拥有着光辉而伟岸的十五年烟龄的叶修叶大神,终于在三十而立的时候成功转型成了……棒棒糖教练。


  叼着棒棒糖的形象甚至都被滤镜凶残的粉丝们视为“可爱”“萌”的体现,转而投入同人周边设定中……


  其中感受最深的应当就是青训营的诸位学员:


  “叶总教啊,他给过我棒棒糖诶!草莓味儿的!我都没舍得吃现在还在我书桌上供着你要不要看看来看看嘛多值得纪念哎你别走#@¥*%!%!!!……”


  “我觉得某乎上那个‘有一个喜欢吃棒棒糖的教练/老师是什么体验’这个问题肯定就咱们青训营里的人问的,里面高票第三的那个是我,兄弟记得去给我点赞啊!”


  “我们青训营现在有一不良风气,就是以叶总教给过他们的棒棒糖数量作为打荣耀水平高低的评判标准之一,真是太不合理了!我那回跟叶总教打指导赛他想给我来着,但是当时他兜里没了,你说这怎么算啊你说?”


  呃,好的,我们来采访下一位。


  “这位先生你好,请问你对于你们的叶总教练随身携带棒棒糖的行为有什么看法吗?”


  “棒棒糖?你吃吗?我这儿好像就剩葡萄味儿的了,邱非喜欢这个味儿。要吗?给你一个?”



  


END.


评论(12)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