缪尔尔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也青】雨

原作:一人之下

CP:也青

预警:瞎写,大家随便看

——————————————————

#呵呵,折腾了半个小时,找出了敏感词(强颜欢笑)

#lof真是可以的

#气到不想说话

#但还是要说

#我没有!爬墙!晚上(半夜)!更!邱叶!

———————————————————————————

  夏日的暴雨瓢泼而至,顷刻间就冲散了城市中拥挤的人流。

       在这座城市一栋高楼的天台上望去,地下纷纷而过的行人都像是渺小的蜉蝣,朝生暮死却各自奔忙不息。

  身前那人的黑色道袍一点点洇湿出更加沉重的颜色,我有心拉他找地方避雨,手指张合几下后,却没能伸出手。

  我陪他一同站在雨中,心中反复默念他的名字。

  王也。王也。

  老青,你冷不冷啊?

  他忽然回头问我,神色一如往日,眉眼间三分恣意。

  我摇头,还好。

  你说咱们俩是不是傻,大雨天儿的搁这杵着淋雨,道士我多少年都没干过这么中二的事儿了。走走走,赶紧找个地方避避。

  王也嘴上念叨着,扭头揽过我的肩就要往回走。

  湿透的衬衣贴在皮肤上,将他身体的温度清晰地传递给我的感官。有那么片刻,我感觉到了自己心脏骤然的起搏。

  但很快,我就稳住了神思。

       王也的讲话的语气与平日里并无二致,神色如常,但如果不是过于心不在焉,他应该不会忘记弄干自己这一身狼狈。

  我随着他往天台入口处走,同他一样湿淋淋的,如同两只蔫头耷脑的狗。

  不,大概还不如狗吧。

  我这么想着,没忍住自嘲般笑了起来。

  王也闻声抬头。

  笑什么?

  笑咱们这样,倒是难得的落魄。风中奇门传人这副样子,不多见。

  我出言调侃。

       他听完也笑,却少见的没有接茬儿损我。

       笑过半晌,轻叹了口气。
 

  王也松开放在我肩上的手,回过身又看向白茫茫的天际。

  高楼错落林立,雨声轰鸣,宛若是一场盛大的狂欢。

  老青,我们还能做什么呢?

  王也这句话在雨声中听来轻得如同耳语,却让我心头大恸。

  我们同为奇门术士,穷尽一生算人算命算天,到头来,却还是只能看着既定的命运上演,而无能为力。

  他却总是忧思深重,为天下生灵,明知无力回天,还总想拼一个逆天改命。

  王也……你为了心中的道,到底要做到何种地步?

  心中的想法渐渐明晰,我转过身手中运炁在雨中为他撑起了一片空间,右手伸过去握住了他掩在道袍下的手。

  拼命。我说。

  王也回头看我,没有挣开我的手。

  我们还有一条命在,就还没完。或许只是螳呵臂呵当呵车,但虽死未悔。

  我看着他的眼睛,说完了我想说的话。

  哈,说得对。螳呵臂呵当呵车,虽死未悔。

  王也低头笑了,他说,那你这条命可就是我的了。

  虽死未悔。

        我说。

  话音刚落,我就感觉到右手被紧紧地反握,那力道近乎让我吃痛。

     我却在这疼痛中感受到了莫大的心安。

  良久的沉默,天地间似乎只剩下漫天雨声和掌心灼热的温度。
  
       老青,走吧。

        好。

  雨,要停了。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