缪尔尔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邱叶】哭给你听(17)

原作:全职高手

CP:主邱叶

预警:原著向,有私设,作者是个坑


#笔力不足,希望写出的是自己想表达的感觉吧

#食用愉快~

——————————————————

  两天后,叶修接到了明毅凡从拘留所打过来的电话。


  “教练,我想见见赵喆瑞。”


  叶修这边挂了电话,还没琢磨明白这小子怎么突然想通了,又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赵喆瑞低哑的声音透过手机传出来:“叶教练,你有空来医院一趟吗?我想跟你聊聊。”







  


  叶修走到医院楼下的时候,还没想明白这是怎么了。


  上次跟这两个人见面还一个拍桌子冲他吼一个砸东西叫他滚来着,怎么今天突然一个个都转性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叶修感觉不怎么踏实。


  直到在赵喆瑞的病房门口见到了一个有段日子未见的人,叶修心里蓦然一动。


  “老孙?”叶修上前打招呼。


  孙哲平正在跟一个护士聊着什么,听声这才注意到叶修来了,抬头看了一眼。


  “这小孩儿——送来我们义斩吧。”


  叶修走近,就听刚支走了护士的孙哲平扭头就是这没头没脑的一句,弄得他茫然无比,这都什么跟什么?


  “什么送你们义斩啊?”叶修接话,“你们义斩还缺什么需要找我们这穷得叮当响的电竞局要?”


  孙哲平以一种无法言喻的目光看着叶修。


  叶修被这眼神看得也挺莫名其妙:“要不你先跟我说说你怎么在这儿吧,你认识赵喆瑞?怎么不早说啊。”


  好半晌孙哲平才皱着眉头开口:“搞什么?不是你叫我来的吗?”


  “我?”叶修指着自己问,一副“你确定?”的模样。


  孙哲平看叶修这样子突然福至心灵的想通了什么:“哦,是不是你我不知道,反正嘉世那小孩儿跑来我们义斩找我的时候报的是你的名字。”


  叶修问:“嘉世……你说邱非?”


  “嗯。”孙哲平点头。


  叶修沉吟了一下:“我知道了。你……刚刚说送去你们义斩是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啊。”孙哲平理所当然道。


  叶修当然知道孙哲平的意思,他只是不能确定罢了。听了孙哲平这个回答翻了个白眼:“小楼也同意?”


  孙哲平淡淡道:“又不是让他去职业选手预备营,我自己收徒弟他有什么不同意的?”


  “让赵喆瑞去跟你研究战术和武器?”叶修问。


  “嗯。”孙哲平答,“小邱给我发了他的资料和在青训营的表现,我觉得他还算有这方面的天赋。”


  叶修反应了一下,才明白孙哲平嘴里的“小邱”是谁。


  这个邱非真是……


  “你跟赵喆瑞聊过了吗?我觉得你有必要了解一下他现在的状态,他未必会接受你的邀请。”叶修指出这问题不在于他答不答应赵喆瑞去,而在于赵喆瑞自己。


  “他答应了啊。”孙哲平看了眼叶修,“而且,纠正一下,我这不是在邀请他,只是给他个机会而已。”


  “你跟他说他就答应了?”叶修问。


  “是啊。我昨天过来的时候小邱也在。”孙哲平道,“所以你们电竞局到底放不放人啊?”


  叶修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脑子里有点乱,冲孙哲平摆摆手:“行了知道了。我回去就给他弄份儿申请。”


  说着就绕过了孙哲平进了病房。


  赵母不在,赵喆瑞一个人坐在床上,正翻着一本荣耀相关杂志。


  虽然人依然憔悴,但看上去早没了前些天的颓丧阴郁。


  “叶教练,你来了。”见叶修进来,甚至主动招呼了一句。


  


  


  


  


  等叶修从病房里出来,孙哲平早已经走了。


  叶修回到电竞局后,先是去青训营里转了一圈。


  这段时间叶修来得少,一进门,就先感受到了这里的人心浮躁。


  见叶修进来,原本嗡嗡作响的训练室里顷刻间没了声音,偌大的房间里此时竟然连敲击键盘的声音都格外清晰。


  青训营的临时负责人小赵迎上来:“叶总教,您……”


  “没事儿,我就过来看看,你们忙。”叶修冲他摆摆手,自顾地沿着一排排电脑溜达着看过去。


  不一会儿,叶修在一个学员身后停住了,突然开口说了句:“一味求快的手速是没用的——”


  “啊?”被点到的学员一愣,手中角色操作不当,生命一下子滑下一多半。


  周围的学员也都有意无意地放慢了手中的操作,留意着叶修这边的动静。


  “你手速是挺快,可是有效操作并不可观。如果实战的情况下,任何一名选手都能以不过百的手速爆掉你。”叶修道,神色一如平日里给他们指点时那样平淡。


  “先把手速放慢去练有效操作,比无意义的盲打要强。”


  说完,叶修也不等这个学员点头,就踱着步子去看下一个了。


  “你现在练精准度早了点儿吧?之前我给你发的那个练习稳定性的软件呢?练那个去。”


  “……神枪手是远程职业我没记错吧?小姑娘你这是准备抡枪砸爆对手的头吗?打对战不急,先去跟boss放风筝去。”


  “你的左右手协调上需要练习……”


  叶修一圈看下来,把有问题的都给挑出来说了,一脸平静的样子就好像这些天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


  不过让小赵奇怪的是,叶修就这么简简单单的逛一圈出来,这些天一直充斥在青训营里的一种隐秘的不安似乎被这懒散的声音给安抚了,原本还神思不定的许多人都静下心来投入了训练。


  


  


  


  


  青训营出来,例常是要去职业选手训练室看看的。


  叶修站在电梯里,却是犹豫了一下,最后抬手按了自己房间的楼层。


  叶修才进门不久,房门就被人急促地敲响了。


  “叶教练!叶教练!在吗?”


  叶修听出声音是冯主席的助理,应着声去开了门。


  “什么事儿这么急啊?”叶修看着来人一脑门子汗,问道,“进来喝口水?”


  “不不不喝了,叶教练,冯主席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你都没接,才叫我过来找您的。”助理也不是个讲究人,抬袖子擦了把汗说。


  “哦,应该是调成静音了。”叶修回头看了眼桌上的手机。


  “主席让您现在立刻去他办公室,您要是没事儿就快过去吧。”


  “出什么事儿了?”叶修问着就去摸钥匙。


  “您没看新闻啊?”


  叶修摇头。


  “嗐,还不是青训营那事儿,公关部不知道怎么搞的,竟然没压下来!有个家长把这事捅给媒体了,现在网上动静不小呢!”


  助理一路上絮絮叨叨地给叶修说着,不消片刻后就到了冯主席的办公室。


  “网上的那些东西必须给我压下来!”


  叶修推门进来就听见冯主席如此中气十足的一句,对着电话唾沫星子溅得老远。


  “压不下来要你们公关有什么用?你自己看看网上那些传的!舆论不往好的方向也就算了,你们竟然还能让传成这样?我跟你说……”


  冯主席对着电话吼得起劲,叶修自顾地坐到了一旁的沙发上,沙发旁的小桌上摆着一台笔记本。


  叶修一眼瞄到笔记本上打开的网页正是网上对这事儿的报道,就坐过去翻了几页。


  “来了?”冯主席那边气呼呼地挂断了电话,才腾出空来招呼叶修。


  “唔。”叶修翻看着网页,随口应了。


  “你觉得这事儿该怎么办?”


  “嗯?”叶修回头,“你问我啊?我哪知道怎么办啊?我又没处理过这种事儿。”


  “其中的一些言论不少是针对你的,你看到了吧。”


  冯主席从桌子后绕出来,坐到了叶修旁边。


  “嗯。”叶修点点头。


  叶修刚刷过去一屏网友留言,五条里能有两条都在质疑叶修身为总教练对此事应负有的责任。


  显然是有心人在刻意引导舆论。


  “公关部刚被我教训了一通,正在努力想办法把这事儿尽量化小。”


  “老冯你有话直说就行,咱们认识挺久了,就不用拐弯抹角了吧?”叶修笑笑,把冯宪君准备的一肚子话堵了回去。


  “你……”冯宪君半天憋出一个字,看着叶修那模样,最后却只是叹了口气。


  “行,那我就直说。这件事公关部确实在努力压了,不过现在形势不怎么好,压不压的下来还两说。所以……如果做最坏的打算,你可能需要被停职一段时间,你得做好心理准备。”


  停了停冯主席又说:“你知道咱们是电竞局,公众形象十分重要,出了这么大事儿,需要有人给个说法……”


  “嗯,我明白。”叶修听完神色未变,只是略一点头。


  “不过老冯,我就一个问题啊……”


  “说。”冯主席正对如此通情达理的叶修怀着些微理亏,这时候就显得十分爽快。


  “那个……停职期间有工资吗?”


  “……”冯主席张着嘴反应了两秒,随即一巴掌就拍到了叶修肩上:“你小子真是!基础工资照发!”


  “哦呦,可惜了我这个月的全勤奖了……”叶修不无遗憾地摇了摇头。


  “你……赶紧赶紧滚!没个正型!”


  冯主席笑骂了一句,就将叶修扫地出门了。


  门刚在叶修身后合上,年逾半百的老人就缓缓收敛了脸上佯怒的神情,重重叹了口气。





  



  邱非是从闻理那儿听说青训营事件被曝光到了网上的。


  可惜那时网上的言论已经一发不可收拾,他们还来不及有什么反应,紧接着就得知了电竞局宣布叶修被停职的消息。




评论(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