缪尔尔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伞修】梦

原作:全职高手

CP:伞修

预警:四十米长刀


#和小姐姐互捅刀子的产物

#想念伞哥,抱抱叶神

———————————————————

阳光明晃晃地照射着柏油路面,蒸腾而起的热浪让路边的少年清晰地感受到汗水正一点点打湿衣衫。

真热啊。

少年抹了把额上的汗,看着路两侧似曾相识的景色,试着回想起什么。

思索了半晌却一无所获。

少年脱下身上的外套拿在手里,沿着街道漫无目的地向前走。

道路两旁的景色变换而过,越来越清晰的熟悉感直扑而来,少年却像是缺失了什么记忆一般,苦苦思索而无果。

这是哪儿?

这是……哪儿?

那是……沐秋?

少年眼前一亮,遇到好友的喜悦冲淡了身处陌生境地的无措。

“苏沐秋!”少年几步跑着上前,一手拍向苏沐秋的肩膀,“你也……”

手掌直直地从眼前神色温柔的人身体里穿过,如同打上了空气一般扑了个空。

少年一个趔趄,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沐……秋?”少年猛地回头看向好友,发现自己就像是灵魂一样,和好友重叠在一处,随即一错而过。

这是……怎么回事?

少年愣愣地看着好友走得越来越远,不由自主地跟了上去。

苏沐秋!

少年在好友身后一遍一遍的叫着他的名字,可是……没有用。

他听不到,一次也没回头。

熟悉的感觉又一次侵袭了少年的思绪,眼前的道路真是,太熟悉了。

不对,有什么地方不对。

哪里不对?该死,还是想不起来!

少年开始焦躁不安,他试图上前去抓好友的手,可是无数次攥住的只是空气。

突然,熟悉的荣耀宣传片bgm响起,少年下意识一摸口袋,空的。

就见好友从裤口袋里掏出了手机,看到来电显示,笑着接了。

“喂,叶修?”

“你急什么?我不正在路上呢吗?”

“哎哎哎不行,今天的饭钱已经超支了……你……嘿就你有理……行……行……那你给她买吧……”

“哎,沐橙……哥哥在路上呢……你跟你叶修哥先玩会儿……嗯嗯……”

一旁的少年听着好友接着电话,身上的血液一点一点结成了冰。

他想起来……这是哪儿了。

不,不。

把电话挂了!挂了!苏沐秋!

少年慌乱地上前去拽他的手机,试图用自己的身体挡在好友的面前不让他前进,却都只是徒劳而已。

看着好友接着电话从自己的身体里穿过,少年心底里蔓延出无边的绝望。

不要……不要往前走了啊沐秋,把电话挂了啊沐秋!

“……嗯嗯好……好……哥哥回去就给你做……你听你叶修哥的话……好好写作……”

“哔咔——”刺耳的刹车声瞬间压过了好友柔和的声线。

少年猛地回过头。

“嘭!咚!”

两声沉闷的撞击声如雷声撼入少年的耳膜,一瞬间他什么都听不见了。

好友的身体如同一片秋日里飘落的红枫,被风卷向半空,又沉沉坠落。

从他的身体里穿过,落在他的身后,他伸出手想接,却不像之前那般摸了个空,一种黏腻的温热液体落在他的脸上身上,如同溅入了灵魂,灼烧得他的泪止不住地往下掉。

“……沐……橙……要……听话……”

他听见好友说。

一瞬间,少年觉得连阳光都面目可憎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是他啊?!

他好不容易能实现他的理想了啊!

他好不容易熬过了那么多苦难……

他好不容易做出了一叶之秋……他好不容易有机会在新的联盟大展宏图了……呜……他还要和我一起横扫联盟呢啊……呜呜……为什么啊……

少年双膝一软,背对着好友跪坐到了地上,巨大的悲痛让他近乎崩溃,他连回头看一眼好友的力气似乎都失去了,按着地面上零落的血迹泣不成声。

“叶修。”

少年恍然间听到了好友的声音,呆愣着停在了原地。

“叶修~”又一声传来,少年喃喃地回应:“沐秋……”

“叶修?阿修?”少年终于确定了来自好友的呼唤,猛地回过头。

好友正站在他的身后,从头到脚遍布刺目的红色,还有血液顺着他的额头和衣袖滴落在地,却无碍他脸上一如往日温和的笑意。

“叫你几声了?真是的。”

好友略不满地扫了他一眼,随后又无奈地笑了:“算啦,我都要走了就不跟你计较了。”

“沐秋……”少年站起身,踉跄着上前,看着好友一身血红,双手是从未有过的颤抖。

“往后吧,我不在你要记得帮我照顾好沐橙啊。你以后都要当职业选手了,肯定工资不会少发,以后沐橙想吃什么不能再委屈着她了,我这个哥当的太不称职……哎……算了,反正你以后不能让沐橙受委屈。你要供她读书,她要是想打游戏也行,你多带带她,把我那个沐雨橙风的号给她就行。”

“……你不能走……”少年带着哭腔伸手去拽好友的衣服,他不敢去碰苏沐秋浑身是伤的身体,却还是只看到自己的手落到了空处,只摸到了一手血迹。

苏沐秋顺着他的动作低头看向少年抖个不停的手,笑着伸出同样血糊糊的手,在少年的手心里虚虚地点了两下:“嘿嘿,我要失约了。对不起。不能陪你横扫联盟了。不能跟一叶之秋并肩战斗了。真是……有点遗憾……”

苏沐秋说着又笑了起来:“叶修,你可要拿冠军啊!我现在勉强承认你比我强那么一点点吧,一个人横扫联盟你也行的吧?带着我那份儿,一块儿,打爆他们!嗯?”

好友的半边脸上血迹淋漓,笑得却比任何时候都灿烂。

“我不……我不……你不能走……苏沐秋……”少年哽咽着,止不住的泪和血掺杂着弄花了一张脸。

苏沐秋目光温柔地看着少年的模样,抬起手虚触上少年的脸,似是为他拭泪一般。

“叶修,答应我。”苏沐秋轻轻说。

“我不……呜……不……”少年死死地咬着牙摇头,“我要你活着……我要你活着跟我一起打比赛啊!”

苏沐秋低下头,去看叶修的眼睛,声音温和的像是在和苏沐橙说话似的:“阿修,答应我,照顾好沐橙,还有,拿冠军。答应我。”

少年依旧哭着摇头,却在好友温柔得近乎悲切的目光中难受得不能自已。

“答应我。”

“……”少年无声的张了张嘴,哭哑的嗓子发不出音节。

但苏沐秋看懂了,他说,好。

苏沐秋满意的笑了,他上前一步,手虚扶着少年的头,嘴唇停在了少年眉间,像是……一个吻。

谢谢。

少年听见最后的一句温柔的耳语。

少年再睁开眼时,只看到身前几米处,血泊躺着无声无息的另一个少年。

少年迟钝地移动着,想上前几步,却被牢牢定在了原地,动不得分毫。

好友身下的血色突然开始迅速地蔓延,眼前的世界转眼间一片血红。尽管少年狠命挣扎,却还是只能眼睁睁看着好友被无声地吞噬。

“苏沐秋!!!”


叶修骤然睁开眼,剧烈的喘息声在不大的房间里回荡开。

冷汗打湿了床单,叶修维持着睁开眼的动作,一动不动地看着天花板,直到眼底残留的血色褪去。

是个梦。

叶修闭了闭眼。

对,是梦。沐秋出事时是立冬,不是夏天。

叶修掀开被子起身,在黑暗中摸出一支烟点上。

抽了几口后,叶修手里摸到了凉凉的液体。
他伸手一摸脸,一手湿润。

才知道自己哭了。

叶修啧了一声,把烟捻灭在烟灰缸里。

夜色深沉,看不清他的面容。只有越来越清晰沉重的呼吸声。

许久之后,叶修终于认命般,抬手捂住了眼睛。

温热的泪从指缝间淌落。

四下无声的夜里,只有男人咬牙压抑着的小声抽泣。

苏沐秋……

苏沐秋,我好想你。

END.

———————————————————————————

苏沐秋,我们好想你。

评论

热度(21)